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仙官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穷家少年有善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那人一看还以为楚弦是舍不得花钱,当下又道:“兄弟,我可没和你开玩笑,这种时候,银子哪里有命重要,除非你打退堂鼓,不上天州了,否则迟早得过这一道坎儿,富家子弟的富贵命,当然要小心一些,花一些钱,真的很值得啊,你再考虑考虑?”

    楚弦也是笑道:“我是真的不需要,要不你们再去找其他人问问?”

    那人也看出楚弦是真的不要,当下是脸色一冷:“哼,到时候你可别后悔,一会儿你就知道花钱的好处了,不过到时候你就是花钱,咱们也未必愿意帮你,你可是想清楚了。”

    楚弦还要说话,这时候前面那个穷家少年看不惯了,立刻上来道:“这位兄台你别搭理这些人,他们根本就是骗钱的,我听说不少人交了钱,上去之后他们却又不管,等于是只拿钱不办事……”

    还没说完,那边几个武门修士就开始骂道:“你这穷鬼,滚一边去,这里有你这小王八羔子什么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显然,这几个修士是图穷匕见,恼羞成怒,毕竟是当面被人拆穿谎言,不恼才叫奇怪。

    而那穷家少年却是倔强道:“你们本来就是骗钱,难道还不让人说了。”

    这时候有不少人围过来,那几个修士见状知道这时候不适合将事情闹大,当下是露出阴狠之色:“行啊,小子,你有种,敢坏了爷爷们的财路,行,咱们走着瞧。”

    说完,几个修士甩袖离去。

    楚弦看着面前这个穷家少年,倒也是颇为吃惊,想不到这么一个普通人,居然有这等勇气来帮自己‘解围’。

    楚弦冲着那少年点了点头,或者腼腆一笑,也没说什么,继续排队。

    远处,刚才那几个武门修士面色不善的聚在一起。

    “那小子找死,坏咱们的生意,若不是顾忌这边的执法弟子,我早弄死这小子了。”之前游说楚弦的那个武者此刻开口说道,面带恨意。

    “不急,这小子今天是自己找死,一会儿攀爬的时候,咱们大可找机会弄他,别人只会以为他是失足摔死,没法子,只能怪他自己多管闲事。”另外一个武者也是狞声说道。

    另外一边,几个年轻的术修看到这一幕,也是在讨论。

    “武宗的这些外门弟子又开始招揽生意了,这些人风评不好,真是给武宗丢人现眼。”一个术修开口道。

    另外一个术修也道:“这些人当真是没什么出息,就知道赚这一些小钱,而且睚眦必报,的确让人不齿,不过习武之人,大都是粗俗不堪,哪里像咱们术修这般脱俗。”

    原来是术武两派互相看不顺眼在拆台。

    楚弦那边自然是将这些声音尽收耳中,包括之前那几个武门弟子的密谋,不过楚弦没有声张,不动声色。

    等前面那个一脸坚毅穷家少年爬上去之后,就轮到楚弦了。

    楚弦没有做任何准备,直接是爬到蔓藤上,因为这一段人多,所以就算是楚弦,也只能是跟在那个穷家少年身后,慢慢向上攀爬。

    就在相邻的一个蔓藤处,一个衣着不凡的年轻修士对着身旁一位女修道:“麟师妹,你瞧那边那个人,不做任何的热身便直接攀爬,当真是无知,便如咱们这些天元书院的学生,时而上下州地,都得准备许久,吃一些强身丹药,毕竟这一路向上,得有千丈距离,五百丈时,已经是寒风彻骨,没有强壮的体质,片刻之间就得被寒风吹成冰棍,就算是咱们,也得饱受辛苦,还得爬上整整一天时间啊,若是再差一点的,爬个四五天都有可能,还有不少自以为了不得的,直接摔下来,落个粉身碎骨。”

    旁边那女修实际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楚弦在看,也是因为如此,才让她的师兄吃味,说出刚才那番话来。

    那麟师妹则是摇头:“岩师兄,我也只是观那人好奇,一般富家子弟来求学,都会花银子买个保障,但那人没有,而且很奇怪,他年纪轻轻,却是器宇不凡,与周围之人显得格格不入,所以我才多看他几眼。”

    “器宇不凡?有吗?我怎么不觉得。”那岩师兄显然不愿意承认,虽说他也看出那人有些不凡,但在自己喜欢的师妹面前,又如何能承认?

    当下,这位天元书院的岩师兄也是在关注楚弦,此刻他们也是在相邻的蔓藤开始攀爬。

    起初所有人的攀爬速度都不快,毕竟人数众多,但很快,最多十几丈的距离,就会逐渐开始拉开距离。

    若是普通人,这时候就得开始减慢速度,要么就是停下,用随身带着的安全绳拴住蔓藤上专门安置的铜钉,放松双手休息。

    所以攀爬的人,基本上都带着一种种特制的安全绳索。

    当然也有人不带,那是有自信一鼓作气爬上去的,都是修为高深之辈,不过大部分人,包括一些学院的学生,都带着,那是预防万一,毕竟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瞧见了吗?那人好像连安全绳都没带。”岩师兄这时候又说了一句,旁边麟师妹一听看去,果然没看到。

    一般来说,安全绳都会系在腰间,这是为了拿取方便,基本上所有人都带着,可之前那人腰间却是没有。

    “若是一会儿他失足跳下去,我得想法子救他一命。”麟师妹这时候心里暗道,她也是看对方器宇不凡,又有一种特有的气质,所以是心生好感,又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心里就存了这个心思。

    说起来,哪个少女不怀春,楚弦压根儿不知道,他居然会被一个天元书院的女学生来了一个一见钟情,更不知道,这位女学生已经打算等他体力不支时帮他一把。

    现在的楚弦,可没想那么多。

    现在蔓藤上人不少,他若是要加快速度,那早就超过所有人了,之所以没有是因为楚弦一直跟着前面攀爬的那个少年。

    对方因为自己,得罪了那几个武门弟子,若是自己不管不顾先行离开,怕是这耿直热心的少年就得死在这里。

    楚弦不是烂好人,但这种事情,他必须得管,毕竟这种事是因自己而起。

    这穷家少年眉宇当中带着一丝愁容,估摸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所以才来攀爬天州蔓藤,求学问道。

    但苦难并没有打磨掉对方的善心,倘若换做别人,估摸绝对不会仗义执言,提醒自己,就冲着这一点,楚弦也得帮对方渡过这一劫。

    所以这一路,楚弦都在跟着对方,这穷家少年的确是坚毅,衣衫单薄,但体质还算不差,至少比得上一些半步后天境界的武者。可见,平日里这穷家少年也是打磨过身体,但因为寻不到名师,修炼不得法,所以效果不佳。

    即便如此,这穷家少年居然也是能一路爬到五十丈的距离。

    这时候,对方开始休息,用身上自制的绳索系在蔓藤上的铜钉上,稍作休息。

    楚弦注意到,那几个武门弟子就在旁边窥视,他们的体质要远超穷家少年,可却是故意放慢速度,明显是图谋不轨。

    楚弦也停了下来,装作休息,不过他没有安全绳索,所以只是双手扣着蔓藤,对于他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但在他人眼中看来,都以为他是有些撑不住了。

    毕竟爬到五十丈就休息,而且身上还没有安全绳索,再向上,等累了,那双手未必就能抓得住了。

    相邻蔓藤上的麟师妹看到这一幕,也是故意停下,一旁岩师兄不解,毕竟按照他们的修为,绝对可以一路向上,至少两百丈才会休息。

    “我累了,想要休息片刻,岩师兄,你可以先行上去,不用等我。”麟师妹说了一句,语气当中已经是带着一丝不耐烦,那岩师兄故意没听出来,急忙道:“无妨,反正不急,咱们慢慢上便是。”

    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麟师妹的来头不一般,家境不用说,而且在天元书院的外院当中,也是上流之姿,无论容貌,如论天资,那都是少有人及,所以他已经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赢的麟师妹的芳心,如果真的能成就好事,那对他的好处就太大了。

    自然,任何威胁到他的,他都会报以敌意。

    实际上没人意识到,他们所有人攀爬的速度,居然都系在一个穷家少年的身上。

    而这位穷家少年还不知道这些,他休息了片刻,立刻开始攀爬,看得出来,这已经不是他头一次攀爬天州蔓藤。

    楚弦跟在后面,不紧不慢,而那几个武门修士就在同一个蔓藤的不远处,而且逐渐分布位置,不知不觉将穷家少年包围住。

    这么一来,只要有了时机,他们立刻就可以下手害人。

    之所以还没动手,是因为周围的人还多,楚弦也不急,反正这几个人事情做的越差劲,那他们自己也就越倒霉,楚弦也不是善茬儿,就说凉州那些恶人,哪一个不是听到楚弦这两个字就吓的颤抖,甚至夜不能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