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你是戏精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在赫云舒看来,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像以前那样维持和姜成的关系。

    她与姜成,不需要是亲密的同盟者,必须还是以前那样的局面。

    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姜成仍是对她心存不满,要对她动手的。

    只有这样,这件事才能进行下去。

    而外面,似乎有些动静了。

    于是,赫云舒一拍桌子,继而大喝一声,怒道:“姜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饭菜里下毒!”

    姜成有些恍惚,是姜夫人掐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急忙道:“王妃娘娘,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

    “冤枉?这试毒针出自于医毒双绝的百里世家,却显示出你这里的每一个饭菜都有毒,这样事实还不够清楚吗?”说着,赫云舒的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分。

    姜成惊慌道:“王妃娘娘,请容下官去查,这件事,下官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好,本王妃给你这个机会。可如果你把握不住这个机会,就只能证明这件事就是你干的!”

    之后,姜成走了出去,神色仓皇。

    至少,等在外面的人看到的是如此模样的姜成。

    姜成出去之后,赫云舒看向姜夫人,赞扬道:“你比姜大人要聪明。”

    姜夫人拘谨地一笑,道:“王妃娘娘客气了,我只是乡野妇人,不懂什么的。”赫云舒笑笑,道:“姜夫人,你不必如此自谦。虽然我也是刚刚才见到你,却觉得你很聪慧。要知道,女人聪明起来,是不输于男人的。只是很多女人故步自封,不愿意显

    露自己的才华罢了。”

    “真的吗?”说着,姜夫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赫云舒尚未肯定这话,燕凌寒却是先一步开口,道:“王妃说的是真的。我家王妃很聪明,所以在很多事情上,我还要多仰仗她呢。”

    说着,燕凌寒看向赫云舒,眼神里满是爱慕的光芒。

    听燕凌寒如此说,姜夫人大感意外。

    很多时候,男人在外面都是不肯承认女人的聪慧的。可是尊贵如铭王殿下,居然如此直言不讳地夸奖自己的王妃,这就说明,这位王妃,是真正的聪慧之人。

    这时,赫云舒笑了笑,道:“这下,你信了吧?”

    姜夫人连忙点头,道:“王妃是有大智慧的人。”赫云舒莞尔一笑,道:“其实,你若有施展才华的地方,也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或许,以后姜大人的事情,你也可以参与进去。不管怎样,多做一些总是没错的。这样

    ,你也能帮到他,我也觉得,姜大人这个人有时候脑子不大灵光。”“是,王妃娘娘说的是。他这个人有时候爱犯糊涂,若不然,也不会犯下这次的大错了。幸亏王爷和王妃娘娘大人有大量,若不然,他这次就要为他的糊涂付出生命的代价

    了。”

    “所以,你以后更要多提点他了。这次他遇到的人是我,我可以饶他一命。可下一次他若是犯了更大的错,惹了不好惹的人就不好说了。”

    姜夫人连连点头,道:“王妃娘娘说的是。”

    赫云舒与姜夫人聊着天,她的儿子则和小灵毓、小恭让在一起玩儿。燕凌寒百无聊赖,看着几个孩子玩耍。

    过了一会儿,姜成满头大汗地回来了。

    进了房间关上门之后,姜成悄声道:“王爷,王妃娘娘,厨房里有个人已经畏罪潜逃了,眼下不知去向。”

    说完,姜成补充道:“不是我安排的人。”

    原本,他也只是在茶水里做了手脚而已。

    燕凌寒一拍桌子,怒声道:“好你个姜成,是你说要请本王吃饭,结果出了这等事,仔细去查。否则,本王摘了你的脑袋!”

    说完,燕凌寒拂袖而去,踹开门大步而出。

    赫云舒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紧跟在后面。

    毕竟,做戏要做全套。

    今日的事情,势必要在表面上为难一下姜成的。

    燕凌寒一路下去,坐在了来时乘坐的马车上。

    赫云舒带着孩子随后上去,与他坐在一起。

    这时候,小灵毓歪着脑袋看着燕凌寒,道:“父王,你是戏精吗?”

    燕凌寒错愕道:“什么是戏精?”

    小灵毓看了看赫云舒,道:“是母妃说的。戏精就是演戏的妖精,总要给自己加戏。”

    听了这话,赫云舒忍不住笑了。

    燕凌寒则是一脸黑线。

    他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形势的需要,哪里就和戏精扯上关系了?

    小灵毓戳了戳燕凌寒的脸,道:“父王,你刚刚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燕凌寒笑着抱过小灵毓,道:“你说呢?”

    “假的。”小灵毓想了一会儿,如此回答。

    燕凌寒爽朗地一笑,道:“看,我家灵毓就是聪明。”

    就这样,一家人演了这么一出戏之后又回到了半山腰的客栈。

    出去了这么一遭,孩子们累了,也饿了,吃过饭之后就睡午觉了。

    燕凌寒抱着赫云舒躺在窗口的竹躺椅上,一下又一下地晃着。

    他轻轻地抚摸着赫云舒光滑的发丝,然后道:“得想个法子,让姜成身边的那个奸细浮出水面。”

    赫云舒点点头,道:“是这个理儿。不过,眼下姜成身边的人如果进言让他杀掉我们,说出这话的人就很可疑了。”

    “好,我尽快派暗卫把这一点透漏给姜成。然后,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出现,就让他将计就计,之后再作打算。”

    赫云舒微闭了眼睛,道:“就这么办。”

    折腾了这么久,她也累了。

    就这样,在微微的山风的吹拂下,她缓缓睡去。

    燕凌寒轻轻抱起她,放到了床上。

    这客栈虽然在半山腰,要比别处清爽许多,但此时毕竟是夏季了,仍难免出汗。于是,燕凌寒就为赫云舒轻轻地扇着扇子。

    见她脸上的汗消了一些,他才吩咐暗卫去做事。

    许多事情,在悄无声息地进展着。

    这一日,赫云舒午睡未起,燕凌寒手中的扇子也未停歇。这时候,倒是有那么一个年轻人风尘仆仆地走进客栈,直奔他们所住的房间而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