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十七章 煞风景的两只乌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但是本王倒是觉得这春日桃花图美则美矣,细看总觉得缺点儿什么,似乎那点睛之笔还没有出现才对。”墨星晨端详着那副堪称是佳作的春日桃花图,不由地品评着。

    许诺儿心里暗笑,这家伙就是不嫌事儿大。他一定是猜出了她的用意,所以才洋洋自得想表现一下。

    不过两人的想法有时候倒是出奇的一致,尤其是这种耍弄人的事情上,两人倒是情趣相投。

    “那王爷您瞧瞧,我这春桃图还缺点什么呢?呦!您这一说我想起来了,这是早上,应该填上个旭日才行。”说着许诺儿将草莓咬了一个圆,而后象盖章一般扣上了一个淡红的朝阳。

    “嗯嗯,不错,但是还是不够完美,最主要的角色还没有出场,画龙还未点睛。”墨星晨点了点头而后又卖关子似的摇了摇头。

    “哦?那王爷您再想想,我这还差点儿什么点睛之笔呢?”许诺儿似笑非笑明知故问。

    这两人旁若无人一般一问一答,一唱一和,旁人看在眼里却成了赤果果的秀恩爱了。

    “我想王妃竟然能挥洒自如想必心中早有一副完整优美的画卷才是,既然王妃早做到心中有数,那本王就不多加参与了。”瞧这家伙这会儿子又装起好人来了,这一句话到时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表明了这一切想法都出自于她许诺儿,和人家这个看客儿根本就毫无关系。

    “呵呵,王爷还真是抬举诺儿了,诺儿天生愚笨,要是没有王爷在一旁暗中指点,恐怕还真是要出糗了呢。”许诺儿笑里藏刀,你越是想撇清关系,我越是要拖你下水。

    “哦?本王什么时候还有这么大的用途了,呵呵,本王倒是感到无比的欣慰啊!”墨星晨当然知道许诺儿的用意,她可不是在向他示好,而是想甩他一身泥巴。

    “行了,王爷您就别卖关子了,您这一提醒,我突然又来了灵感了,说着再一次拿起毛笔蘸了点儿墨,勾勾画画,很快两只毛色黑亮的乌鸦活灵活现地站在了枝头上。

    此时身边的几个人不由地屏气凝神,生怕声音大吓跑了它们。

    “这大好春光,桃花艳丽,你不画上两只黄鹂画两只麻雀也行啊,为什么画了两只样貌丑陋还异常呱噪的乌鸦在上面,还真是大煞风景。”墨星晨嗤嗤地品头论足。

    许诺儿但笑不语,连她都能想起用乌鸦来影射她们,聪明歹毒如他难道会不知道?哼!最狠毒莫过于他,明明已经猜出了她的用意,还非得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借以他人之口再叙述一遍,这家伙简直是太恨了,能做到如此渣的也真是没谁了。

    刚刚还瞧热闹一般看着这幅花样的两人,此时似乎觉察出了哪里不对,好端端的一幅画竟然画上了一对乌鸦,而且那乌鸦的眉眼儿也太传神了点儿吧,还是她们做贼心虚,怎么不管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和她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越这么想,许倩儿是越生气,越生气是越禁不住瞥向那两只丑了吧唧的乌鸦。

    原来两人是嫌她们来的太早扰了他们的好梦啊,不然怎么会如此借题发挥,春日桃树枝头偏偏就站了两只令人厌弃的丑陋乌鸦。

    “姐姐,你的画工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真得没想到你还是深藏不漏之人,之前怎么没瞧见过你画画或者是做过女红针织呢?”许倩儿一双阴鸷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令人感到无比陌生的嫡小姐。

    “妹妹这话可真是问着了,我也在想呢,之前没失忆那会儿,怎么就想不起来作画啊,题诗啊,对对啊之类的,如今这失忆了,脑子倒是较之从前灵光了一些,还真是因祸得福呢。”许诺儿笑得一脸无公害,煞有介事地说着。

    想从她这里套话儿没门儿,哼,怀疑她的身份,那就让她们怀疑去,她还怀疑自己的身份呢,她现在都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谁,难道她们有能力给她个答案?

    “那姐姐这失忆的毛病如今可好了些?”许倩儿貌似关切地问着。心里却是有着别样的想法,她就不信了偏偏这个时候许诺儿就失忆了,而且失意的人不但没有变得更傻还异常聪慧了,这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啊。

    “该记得的还好都记得,不该记得的也都未想起来。你们说这是不是因祸得福呢?”许诺儿笑得颇有深意,话里话外都是对她们往日里欺负她的不满。

    闻言,两人确实有些害怕了,别说现在相府里大夫人掌权,就是父亲掌权,对许诺儿的态度和对她们这些庶女的态度也是天壤之别啊,她们还是暂时不要招惹她的好,不然她背后到父亲那告一状,她们俩可就有好果子吃了。

    “既然姐姐已经把花样画出来了,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要是到时候绣不好,再来讨教一二。”许颖儿觉得此时她们不是她的对手,她不但有父母护着,如今还有个福王千岁做后盾,她们还是量力而行,不过时不时地能到福王面前露个脸也不错,两人刻意保持着谦虚有礼,盈盈一礼之后拿着许诺儿赠与的花样告辞了。

    “哼!看她那副德行,如今是连北都找不着了,看她能乐呵多久,福王府里可是姹紫嫣红百媚千娇,就她那点儿手段这正妃的位置不知道能守住多久。”刚一踏出院门,许倩儿就不由地诋毁着。

    “二姐,小声点儿,隔墙有耳,我听闻她在福王府里并不得宠,据说就连新婚夜福王都是留宿在秦侧妃那里。”许颖儿压低声音爆料着。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这两日相府里人人都在传言。

    “但是,我们刚刚瞧见的他们可是穿一条裤子的,那默契劲儿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得宠似的。”许倩儿不由地纠结道。

    “可不,我也纳了闷儿了,他们到底唱的哪一出儿,难道回王府里一个样,出来又是一个样不成?”许颖儿也倍感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