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三十二章 好大一张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因为所来宾客不多,所以秦府只是准备了三桌酒席。

    福王因为身份尊贵自然是在里屋,王妃作陪,至于秦安两位侧妃,自然和其他女眷同坐一桌。

    这样安排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许诺儿不气不恼,面上一直挂着浅笑凝视着远方,她的眸光从来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因为这些人在她看来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匆匆过客,即使有着深仇大恨的,她也只是在心里默念着,面上尽显王妃风范。

    秦府之前的乐师们也被遣散得仅剩三人,今日这场合不来点儿音乐应应景儿,实在是说不过去。那三位乐师倒是很卖力气,吹拉弹唱,一时间府内的气氛热闹了起来。

    许诺儿这桌儿除了王爷和秦侍郎之外,还有几位官人,他们偶尔说几句朝野上的事儿,许诺儿但笑不语,她知道之所以把她放在这儿,一来是对她身份的尊重,二来是想把她从女眷中分离出来,那样她们说起话来更随便一些。

    “哎呦!李世侄你可来了,刚刚老爷还念叨你呢。”大家都喝的正欢,这时秦夫人的一句话,让宾客都循声瞧了去。

    只见一个儒生模样,长相清秀的少年落落大方地踱了进来。

    “是他?他不是与秦家闹僵了吗,怎么会突然来造访,这其中必有原因。”许诺儿心里暗道。

    果不其然,秦夫人竟然带着李良往最里边这桌儿走来,很明显这桌儿提前预留的那个空位子就是给他准备的。

    许诺儿此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把她安排在墨星晨身边,原来另有所图。

    “这位是福王爷之前你好像见过一面,这位是王妃。”秦夫人别有用意地介绍着,那双吊稍丹凤眼里闪着得意的精光。

    “小生给福王和王妃见礼!”李良彬彬有礼。

    “免了,今儿来的都是秦府的客人,大家也都算是朋友,不必多礼。”墨星晨摆了摆手,示意李良坐下就好。

    李良谢座,而后一双眸子时不时地瞄向许诺儿,尤其是那块画着落梅的胎记,脸上瞧不出是何表情,有失落,有激动,还有千言万语要倾诉一般。

    “李公子之前可认识本王妃?”许诺儿瞧着他痴痴地盯着自己,她再不说话,恐怕一会儿墨星晨就要炸毛了,所以先发制人地来了一句。

    “恕在下失礼,王妃长得实在是太像,太像纤柔了。”李良痴痴地说着,一双眸子里尽是水汽,看得出来,情绪十分激动。

    许诺儿见状,心中暗道,“不好,这不是没事给她找事儿呢吗?”

    “大胆,今儿本是高兴得日子,你却在我面前提一个已故之人,难道你们都想诅咒本王妃英年早逝不成?”许诺儿脸色一沉,声色俱厉地道。

    “呦!王妃此话严重了,这位李世侄和纤柔从小青梅竹马,要不是纤柔移情别恋,害得李世侄……”秦夫人故作伤心状,欲言又止。

    “今儿是秦夫人的生辰,本王妃没心情听你们话家常儿,我叫许诺儿,请不要再拿我去联想别的女人。”许诺儿冷笑,这种试探手法未免太蹩脚了,前世的秦纤柔对这位李良不过是兄妹之情,也可以称之为友情,那和爱情根本就不挨边儿的事儿,他们竟然也能想到以此来大做文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对于许诺儿的答复,身边的墨星晨却是受用得很,他的女人竟然也有人敢觊觎,简直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无论是秦纤柔还是现在的许诺儿似乎和那个李良都是毫无瓜葛的。

    “本王的王妃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哪一个女子都能比得上的,也希望日后你们说话时长点儿脑子,别净挑些不吉利的话来讲,不然下次本王可就没有今儿这么宽宏大量了。”墨星晨面沉似水,一脸的风雨欲来。

    不远处的秦夫人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看来福王对这个新王妃倒是呵护有加,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水火不容。这样一来纤媚在王府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她心里未免有些怅然。

    当初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受到独宠,她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去设计陷害秦纤柔,扫除她在王府中的一切障碍,如今又多了个许诺儿,而且同样也是自己表姐家的女儿,但是这个不一样,这个可是从小就生长 在相府里的,公认的嫡小姐,也是相爷夫妇的掌上明珠,她不敢贸然下手。

    很快一场不快就被几杯酒吹淡了,也就慢慢烟消云散了。听着悠悠响起的乐曲,许诺儿心里盘算着,这个秦夫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今儿要是她不动手则罢,只要她一动手,她立即抓住她的把柄,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她永不翻身。

    酒宴正在兴头儿上,女眷们都已下桌儿,到堂屋亦或是亭子里三一伙两一对的唠唠家常儿。

    许诺儿也同墨星晨打了声招呼,先行下了桌儿。在院子里随便找个座位,坐了下来。

    小翠自然站在身后与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小姐,您瞧瞧这哪还像侍郎府该有的样子啊?唉世事无常啊!”小翠在一边叹息道。

    “那是坏事儿做多了,该有的报应,瞧见没老天爷可开眼了,时候到了谁也跑不了。”许诺儿略显痛快地道。

    “嘘!小姐,有人来了。”小翠听到细碎的脚步声,立即提醒许诺儿。

    “呦,诺儿,你怎么一个坐在这儿啊,快点儿到姨母屋里去,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让姨母好好亲近亲近。”秦夫人一脸慈爱,要不是两世为人看惯了她丑恶的嘴脸,此时一定会被蒙蔽了双眼,误以为眼前的妇人是个和蔼可亲的好人呢。

    “算了,姨母有话就在这儿说吧,诺儿有个毛病,在屋里呆久了就头疼,我们还是在这儿聊吧,反正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对吗姨母?”许诺儿淡笑着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置,示意秦夫人坐下。

    秦夫人怔了半晌,没办法,只能尴尬地坐了下来,她环顾一下四周,根本就没有旁人,于是凑近一步,热略地道:“诺儿,毕竟你和纤媚是表姐妹,她好歹也是你的表姐,和外人比毕竟进了不少,以前纤媚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姨母向你赔不是了,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姐妹二人一条心才能在王府立稳了脚跟。”秦夫人倒是煞费苦心。

    许诺儿浅笑着不语,回眸睨了一眼小翠,小翠状似会意地知趣儿走开。

    秦夫人一瞧,有门儿,这丫头儿毕竟是年轻,姜还是老的辣,就凭她的三寸不烂舌,她就不信了,还能劝服不了这个黄毛丫头。

    许诺儿故意引诱道:“姨母有所不知,表姐在王府里那是如日中天,被说我这个不受宠的王妃啊,就是王爷也是让她三分的,这是在外面,王爷是怕别人瞧了说闲话,这才给足了诺儿面子的。”

    “王妃真是谦逊之人,以姨母多年来看人的眼光,不难看出王爷对你的心是真真切切的。”秦夫人心口不一地奉承着。

    “谢谢姨母宽慰,诺儿其实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想做个合格的妻子,让人信服的王妃就行了。”许诺儿用余光瞄了一眼,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

    “嘘!那可是不得,在那大宅子里,你要是秉着这样的心思那哪能生存的下去,以后你的和你姐姐多学学,可别到头来属于你的都让给了别人,到那时候可追悔莫及!”秦夫人一脸过来人的架势,不停地蛊惑着。

    “哦?我说姐姐怎么能牢牢地抓住王爷的心呢,原来都是姨母你谆谆教导的功劳啊!家母平日里就让诺儿不争不抢,说是我的终究属于我,不是诺儿的抢来也没用。”许诺儿余光瞥了一眼迎面不远矗立的男人,故作淑女地道。

    “那怎么行,那样只会给狼子野心的人有机可趁,到时候你们姐妹俩万一都失宠,到时候你们的日子该如何度过?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也可以想想法子,譬如用点什么让王爷迷上你,非你不可,那样你就成功了。”秦夫人一脸神秘地劝说着,她希望许诺儿能做出点儿出格的事儿来,到时候墨星晨就不再会对她刮目相看了,这样等于借以他人之手除掉了一个敌人。

    “秦夫人,这是御女之道?我家王妃还轮不到夫人你来教诲吧?我说秦夫人怎么竟做些荒唐*之事,原来根源在您这儿,真不知道秦大人对您的秉性知否?”在她身后站了有一会儿的墨星晨终于是听不下去了,一脸阴鸷开口。

    “啊?王,王爷,您,您不是喝酒呢吗?怎么这么早就下来了?”秦夫人老脸一红,说这话被抓了个正着儿,此时真想找一条地缝儿钻进去,真是没脸见人了。

    “不提前过来瞧一眼,只么会听到秦夫人如此慷慨的高谈阔论呢?有其母必有其女果不其然啊!”墨星晨连带着这一段时间对秦纤媚的厌恶都涌了上来,满是厌弃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