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三十四章 以假乱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自从那日之后一连几日墨星晨都是在暖玉阁过夜,安欣然出现在潇湘苑的次数自然是越来越少,以至于后来就在未出现过。

    七日后一大早,秦纤媚就急不可待地从娘家赶了回来。虽然墨星晨并没有派人去接她,但是她知道要是再置气带下去,等她回来黄瓜菜都凉透了,何况府里还有几只狐狸精觊觎着她口中的那块肉。

    秦夫人更是百般劝解,让她想开了些。虽然那几个女人都意欲乘风而上,但是毕竟墨星晨的心里没有她们,不然之前秦纤媚也不会冲冠王府大院儿。

    让她最应该戒备的是许诺儿,因为她以过来人的眼光去看,觉得墨星晨在瞧许诺儿的时候眼里满是柔情,只是许诺儿自己不自知而已。

    “小姐,您就瞧热闹吧,一大早的那个秦夫人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这下看那安夫人还有几天儿可蹦跶的。”小翠一脸看好戏地道。

    “是啊,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秦纤媚回去这一趟,肯定又学来不少驭男之术,不然也不会这样理直气壮,声势浩大的满血而归。”许诺儿一边剪着花枝,一边随声附和道。

    对于那两个让人不省心的侧妃,她是真懒得提及,但是那两人从来不曾让她消停过,非得时不时在她眼前晃上一晃。

    “主子,老女刚刚听说这秦夫人似乎,似乎有喜了。王爷才宣的太医过去诊脉。”张婆子一脸好事儿地插话道。

    平日里张婆子都是忙外面的交际之类的事儿,所以消息更为灵通一些,自然成了潇湘苑的耳目。

    “哦?有这事儿,那还真是一桩百年不遇的喜事呢。”许诺儿蹙眉哼道。

    “小姐,这事儿要是真的,以后那个秦夫人还不得横着走路啊!”小翠闻言立即感到危机感十足。

    “嗯,有喜自然是喜事,不错,不错,听着以后离媚香阁的人都远着点儿,不然万一人家意外有个三长两短,把你们逮了去顶包,可别怪我到时候不出头。”许诺儿放下剪刀,擦了擦手,告诫她们一定要谨言慎行。

    “主子,您放心,这大院儿里勾心斗角的伎俩,老奴见识过太多了,所以绕着走还来不及呢,哪里敢贴上去。”张婆子陪着笑,却是一脸认真地道。

    “小翠也记下了,小姐您就放心吧,我们本就是众矢之的,自然要加倍小心行事。”小翠一边整理地上的花枝,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从那日起,潇湘苑就立了个新规矩,凡事潇湘苑的人就要绕着媚香阁走,真正把那里当成了是非之地。

    自从再次失宠,安欣然又一次出现在潇湘馆。

    “王妃姐姐,您倒是想个法子啊,这秦纤媚要是真的怀孕了,那还能有我们的好日子过,再说了你是正妃,自古嫡庶有序,她怎么可以在您之前生下小王爷。”安欣然一见到许诺儿就不忘添油加醋。

    许诺儿不动声色地睨了一眼安欣然,笑得毫无所谓。

    “其实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稀罕这王妃的位置,谁坐都是坐,她要是有能力母凭子贵,让我就拱手让给她。反正我对墨星晨也没什么好感,与其在这儿虚度光阴倒不如回相府重新做我的嫡小姐。”许诺儿这番话是说给安欣然听的,她心里清楚得很,安欣然可是野心十足,不但要争宠,更是觊觎她这个福王妃的位置。

    果然,许诺儿的话一出,安欣然顿时花容失色,连忙反驳道:“王妃姐姐万万使不得,那让她小人得志,王府里的其他姐妹都无好日子过了,您是王妃应该想想法子才是。”安欣然不忘加把材,她十分想让这妒火烧的更猛烈些。

    哪成想许诺儿闻言只是浅淡一笑,而后就没事儿人似的浇起了花儿,根本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安欣然却是站在许诺儿身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知道这种时候只有许诺儿才能想出个完全的法子来,如果任由秦纤媚发展下去,她也只有举白旗的份儿了,到时候恐怕秦纤媚不会善罢甘休,她想全身而退恐怕也是不能。

    “王妃姐姐,您就当帮帮欣然吧,您要是不给欣然想个法子,那欣然日后只能如履薄冰了。”安欣然苦苦哀求着。

    她知道她没有许诺儿的淡定,因为她没有那样显赫的家世。

    闻言,许诺儿故意迟疑了片刻,自顾自地道:“这事儿倒是有些为难了,毕竟这有喜可是大事儿,这整个王府都得处在小心翼翼的状态,我们确实很难奈何得了她。”

    “王妃姐姐,那,那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了吗?”安欣然一脸焦急,心有不甘地道。

    许诺儿转身回到屋里,安欣然紧跟着走了进来,她现在是寸步不移地跟着这个救星,就想把她烦的不行好立即传授她一些逆袭大发。

    “小翠,你让楚河汉界把那些花枝剪了,我手累了。”许诺儿别有用意地道。

    “啊?小姐,你,你确定用她们来剪?”小翠不确定地问道。

    “嗯,去吧。”许诺儿摆了摆手。

    许诺儿附在安欣然耳边,将自己的法子大致说了一遍,安欣然不确信地道:“这能行吗?会不会露出马脚啊?”

    “放心吧,王府的太医我早买通了,而且这药你服下后,不来月事,症状还和害喜是一样的,除了资深的老医生,一般人瞧不出端倪来。”许诺儿一脸笃定地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我都听姐姐的。”安欣然一听,胸有成竹,觉得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别的法子也没有,冒险试一试,也是值得的,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安夫人,你怎么吐我一身啊,是不是病了?还是……”许诺儿特意抬高嗓音不满地道。

    “对不起,王妃姐姐,妹妹我不是故意的,这几日我没胃口,吃什么问些油腻的就干呕,姐姐莫要怪罪,快点脱下来,我去帮姐姐洗洗就是。”安欣然一脸愧疚地道。

    “算了算了,真是的,那怎么不传太医瞧瞧,要是身体有恙,也赶紧抓几副药调理调理。”许诺儿嗓音洪亮,满是关切。

    屋外剪枝的楚河汉界将屋子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汉界更是支棱起耳朵,生怕漏掉一字一句。她们被送到潇湘苑两个月了,一直在做着下等丫头做的事情。

    楚河还好些,汉界却一直怀恨在心,她巴不得找个机会能重回媚香阁,在那里她至少能做个二等丫鬟。

    两人匆匆剪完花枝,而后去接着干别的粗活儿。

    安欣然离开潇湘苑,就开始准备,刚刚许诺儿给她服的药,让她双腿酸软,头晕脑沉总想找个地方躺上一会儿。

    这才刚躺下,许久未露面儿的秦纤媚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呦!稀客啊,秦夫人怎么想起到我的院子里来了?”安欣然从榻上慵懒地坐起身来。

    “听闻妹妹身体有恙,这不是给妹妹送了些燕窝来。”秦纤媚递了个眼神儿让丫鬟将燕窝送了过去。

    “这么贵重的东西,妹妹怎么好意思收呢。”安欣然假意道。

    “都是一家人,外道什么,快点养好身子才是真格的,以后咱们姐妹还得好好相处,可别让小人钻了空子去。”秦纤媚也不客气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她现在可谓是王府里的祖宗,就是王妃如今见了她也得让她三分,她将往日的盛气凌人演绎得淋漓尽致。

    “姐姐说的甚是,我们姐妹进府时间相差无几,那时候王妃还没来,我们俩相处的甚是融洽,想想那段时间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安欣然像背台词一般将早已想好的说辞,有声有色地复述了一遍。

    “是啊,都怪那个傻子,要不是她插上一脚,我们在府里还是悠哉悠哉的过着自己的日子。”秦纤媚提及此事,恨得牙直痒痒。

    安欣然却是暗笑,王妃未来之前,这府里就是她秦氏的天下,她当然无比怀念了,但是她安氏当时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她心里自然有数,她不傻,谁对她有利,她心里自然清楚。

    “姐姐说的极是,妹妹也是十分怀念过去的日子,这几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身子发力,双腿酸软,闻上油腻的味道就忍不住干呕,恐怕是胃肠出了毛病了。”安欣然故意说道。

    “呦!那正好冯妈妈懂些医术,让她为你诊诊脉如何?”秦纤媚一脸热心肠地道。

    “啊?那不好吧,还得劳烦冯妈妈,我这也无大碍,养几日就会好了。”安欣然以退为进,故意推脱道。

    “一家人外道什么,这是姐姐我应该做的。冯妈妈快去给安夫人瞧瞧。”秦纤媚递了个眼色,吩咐道。

    那冯婆子闻言,立即踱了过去,一看就是有备而来,这人带的倒是齐全吗,就连娘家陪嫁的奶妈都跟了来。

    安欣然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冯婆子就是个助纣为虐的祸害,她来给她诊脉,听起来就像黄鼠狼给鸡拜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