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五十三章 边城惊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你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我带你去偏院儿瞧瞧。”墨星晨瞧着看什么都新奇许诺儿,笑着提议道。

    许诺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她来了。还好心的要带她逛逛这个别院?

    “嗯,好,谢谢元帅大人。”许诺儿停下手中的活计,笑着回道。

    吃过了晚饭,夜幕降了下来,墨星晨果真遵守承诺,带着许诺儿从后门溜向了偏院。

    瞧这架势不像是带着她看风景,倒是像要带她私奔。

    “元帅,你确定这是要带我看风景,不是去探听敌情?”许诺儿瞧着警惕性十足的墨星晨,一脸疑惑地打趣儿道。

    “嘘!小声点儿,到时候还有好戏看呢,你只要听我的少开口绝对没错。”墨星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声音道。

    从后面绕过后花园,两人从偏门来到了偏院儿,这里的几间房屋矮小且破旧,瞧这架势应该是几年都没有修缮了,以前应该是下人居住的房屋,后来就被废弃了。

    屋檐下蜘蛛网是大的套小的,密密麻麻,灰尘也是积得老厚。墨星晨从怀里取出一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锁。

    之后轻轻推开,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当瞧见屋子里的样子是,许诺儿顿时惊呆了。

    别看外面那般萧条落魄的模样。室内倒是干净整洁,虽然陈设简单,但是必用品也倒是齐全。

    许诺儿狐疑地瞧了瞧墨星晨,似乎嗅到了一丝端倪,不由地开口道:“你这是再玩狡兔三窟,还是再玩金蝉脱壳?”

    “这就是策略,两方交战兵不厌诈,较量的是主帅的智商。你就擎好吧,到时候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墨星晨拉着许诺儿闪进了屋子,而后关上了房门。

    “这里黑乎乎的我们用不用掌灯?”许诺儿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扫了一眼屋内的陈设,大体上都看得清楚,但是习惯了点油灯的她,总觉得这样不太习惯。

    “今晚必须将就一晚,要是掌灯,很容易暴露我们的目标,到时候你很有可能成为我的软肋,到时候你很危险,我也很麻烦。”墨星晨毫不隐瞒地道。

    “好吧,我们不会就这样一直在这里静坐吧?”许诺儿瞧了瞧天色,真是不想就这样坐着浪费时间。

    “嗯,不然你难道还睡得着不成?你要是睡得着,你可以睡,本王给你做侍卫,护你周全。”墨星晨难得地十分友好地道。

    “那还是算了,我也睡不着,那不如我们一起坐在床前看月亮吧,总比什么事也不做,呆坐着好。”许诺儿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么一个没有品味的活动。

    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窗台上,窗台宛若镀了银。两人透过窗棂瞧着那轮圆月,许诺儿向墨星晨讲述着小时候母亲给她讲的嫦娥奔月的故事,从那时起,她每次都会刻意去瞧瞧月宫里是否有嫦娥,里边是否有玉兔。

    如今再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天真烂漫,即使经常有人欺负她,但是她不会记挂在心上,每次抹掉眼泪,脸上就会露出一丝释怀的笑意。

    但是那样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复仇,要让欠她的人都立即给她还回来,不然她就会让他的后院儿急飞狗跳永无宁日。

    也愈来愈静,偶尔能听到几声晚归的夜鸟的哀叫声亦或是青蛙蛐蛐的欢叫声,许诺儿真想循着声音寻找下去。

    “这里的夜晚还真是清幽宜人,适合人类居住的好地方。”许诺儿一边感叹一边自我陶醉着。

    “喜欢就好,以后我们再找个这样的世外桃源生活,在哪里可以不追名不逐利,可以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真希望百姓早点安居乐业,那样我就不用担心了,也可以告老还乡了。”墨星晨轻叹一声,他是真的心系墨国百姓。

    “嗯,这样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的地方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们得在机缘下才能发现。”许诺儿微微点了点头,淡淡地道。

    “诺儿,你听,是不是有脚步声?人数还不少。”墨星晨将提醒时分地透过窗棂望向窗外的月色。

    “啊?我仔细听听……”许诺儿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倾听着。一会儿的功夫,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在出声。

    墨星晨当然知道声音越来越近了,看来他的猜测没错,敌人要狗急跳墙了。

    但是一会儿的功夫儿,那声音很明显渐行渐远,很显然不是冲着偏院来的,听那声音所向的方位,十有八九应该是去主院了。

    此时此刻许诺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墨星晨表面功夫做得十足,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拉着她跑到这里看什么星星月亮的。

    “我们在这儿能安全?他们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许诺儿有些紧张,小声问道。

    “嗯,绝对是冲着我们来的,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我敢肯定,那个秦向南一定一眼就能认出你是谁,所以带你来的目的就是让他觉得我倾巢而出,让他尽快狗急跳墙。”墨星晨睨了一眼被月色镀成金色的许诺儿,实话实说道。

    许诺儿的心顿时凉了大半截,原来她不过是个诱饵,用来钓鱼用的,没想到她许诺儿还有这么大的作用,许诺儿在心里吐槽着,她许诺儿这倒是什么命啊,嫁了个王爷却被当成钓鱼用的饵,简直是太悲催了有没有?

    “真没想到诺儿还有如此重大的用途,诺儿还真是荣幸呢。王爷对诺儿的表现还算满意否?”许诺儿冷冷一笑,声音也不由地冷下几分,自嘲地道。

    “诺儿想多了,本王没有要牺牲自己的王妃去惩治叛贼的想法儿,只是一个计策而已,而且只要有本王在,一定会竭尽全力护你周全。”墨星晨睨了一眼怒气冲冲的许诺儿,淡然地解释道。

    这个笨女人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啊,亏她想得出来,他墨星晨还至于用自己的王妃去换取边城的和平吗?那样还不被朝野上下笑掉大牙,他多年创下的威名也就成了泡影了。

    一会儿的功夫,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听声音人数不少,应该是几十人的混战,场面混乱的很。

    “我们怎么办,难道要一直躲在这里?”许诺儿觉得这样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由地开口询问道。

    “诺儿,过来。”墨星晨牵着许诺儿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很快摸到了里屋,墨星晨摸到了一处墙壁,那里有个别致的烛台。他轻轻转动烛台,只见一扇隐蔽的门立即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里是暗道?能通到哪里?”许诺儿顿时眼前一亮,终于瞧见了一线生机,不由地问道。

    “走出去不就知道了。”墨星晨也不正面回答,牵着许诺儿的小手顺着暗道往前走去。

    许诺儿心里如擂鼓一般,真想知道,这个暗道的出口是哪里,是不很安全。

    暗道修的很是讲究,每隔一道路都有通风口和烛台,烛台上的灯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诡异的一直燃烧着,虽然光线不是很强,但是足以照亮整个暗道。

    “这是你们自己挖的,不会有别人也知道吧?”许诺儿当心有人知道,到时候别让人瓮中捉鳖了,那岂不是更加憋闷了。

    “放心吧,这里只有我们兄弟三人知道,外加我的四大暗卫。”墨星晨十分笃定地答着。

    许诺儿终于放下了心,因为她们足足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辰,还没有走出暗道,她能断定暗道的出口一定是在别院的外面,那样来说安全系数就大了不少。

    又走了一点路程,墨星晨竟然让许诺儿停下来休息,从怀里取出一个水袋,让许诺儿喝了几口水,又坐下来歇歇脚儿,他认为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所以没有必要拼命地往外逃。

    许诺儿喝了几口水,并没有歇脚,而是拉着墨星晨继续前行,她知道多在这里呆上一分钟,他们的危险系数就大一点儿,她可不想牺牲在这里,趁着自己还有力气,她想立即见到外面皎洁的月光。

    墨星晨也没有阻止她,而是跟在后面继续往外走。要不是带着个许诺儿,墨星晨早就走出去了。

    前边的暗道越来越下窄,到了前方就只剩下一人宽的通道了,他俩只能一前一后行进。

    大约又走了几百米,许诺儿终于瞧见了头顶上斑驳的月色。原来他们是隔着枝叶在仰视这外面晴朗的天空。

    这时幽静的山谷里传来了猫头鹰的骇人的啼叫声。偶尔瞧见几只瘦骨嶙峋的黑蝙蝠扑棱着翅膀从眼前飞过。

    “王爷,这里是山上?”许诺儿简直不敢相信,这将是个多么大的工程啊!

    “嗯,是山谷,还没到山上。当时就是为了应对类似的政/变才挖建的,没想到几年后的今日倒真的派上了用场。”墨星晨不由感叹道。

    “那您觉得会是什么人非的要置我们于死地呢?”许诺儿有些许不解,一双大眼睛眨呀眨地盯着墨星晨,求知欲极强地道。

    “你想想,我们来时为了什么?如果那个人有问题会不会让我们这些后患留在这个世界上,反正也会死鱼死网破的事儿了,他们不会顾忌我们的身份的。”墨星晨很是耐心地解释着。

    “也是,当时他们迎着我们时,我就觉得那个统帅的眼神闪着异样,原来他是认出我来了,不过他表现得倒是十分淡定,丝毫没有露出破绽来,如果你不提及,恐怕我是发现不了的,我还觉得他们顺理成章的就认定我是个侍从了呢。”许诺儿略显惊讶。

    “你把他们想得都太简单了,如果都是那么愚钝,那么这个戍边将军的职务恐怕早就是别人的了,皇兄用人可是有他的独到之处的,所以我们绝对不可以轻易这里边的任何一个人,明准儿我们一个轻敌,就给了他们可趁之机,那样我们买地方买后悔药儿去。”墨星晨淡笑着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