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九十四章 报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许诺儿从窗缝间依稀瞧见绿芜正宽衣解带,她面前时氤氲的水汽,原来这家伙要泡个养生澡,怪不得皮肤那么好,和女人完全一样,原来是因为她保养有道。

    当许诺儿瞥见绿芜胸前的凶器时,不由地一惊,天啊,还真是有料,确实是比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怪不得她敢大言不惭地在墨星晨面前毛遂自荐呢。

    一想起那一段来,许诺儿就更加生气了,她一定要报仇,让她敢公然抢她的男人,还敢在背后说她的坏话儿。

    想到这儿,许诺儿在旁边的花盆里捡起几个小石子,偷偷地来到了门前,她用铁片轻轻一拨,门插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别说这招还真是不错,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灯光下只见绿芜那光洁的后背对着门窗的方向,很是陶醉地泡在浴桶内,氤氲的水汽将室内萦绕的如同仙境一般,好一个美人沐浴图。

    许诺儿看得眼睛都直了,她没想到这家伙身材如此的好,腰线如此完美,皮肤更是没的说,难道她是十足的女人,只是偶尔会变声而已?许诺儿的心里又升起了疑惑。她宁愿他是个男人,那样她才不会吃醋。

    她摒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瞧着美人撩水洗浴,她本想捂住眼睛的,但是好奇心驱使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差一点儿就掉到了人家身上。

    突然绿芜转身取毛巾,“哇!”许诺儿禁不住叫出了声儿。那对浑圆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她这个女人都不由得惊叫出声。

    “谁,找死!”绿芜大喝一声,身手敏捷地拿过毛巾要将自己围起来。

    “看招!”许诺儿将手中的石子一顿乱扔,有的甚至打到了他的凶器,许诺儿大笑着逃之夭夭。

    绿芜也更顾不得许多,他必须要把这个窥视她的人处理掉,以免后患,所以光着身子站了起来。

    “啊!”这回回头张望的许诺儿更是惊叫连连,妈呀!她没看错吧,那个男性的特征,正明晃晃地站在那里,原来她既不是纯男人,也不是纯女人,怪不得墨星晨称她为不男不女的怪物,但是此时后悔已经晚矣,逃命要紧。

    “看刀!”一只飞刀朝着许诺儿的后脑呼啸而来。紧要关头另一只飞镖掷了出去,只听哐当!一声飞镖将飞刀打落在地。

    “你,如风,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他个贼人不杀难道还留着他不成?”绿芜围着个大浴巾,指着蒙面的许诺儿一顿嚷嚷。

    “绿芜,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你要是杀了她,主子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她可不是你能动的人。”如风一脸严肃地道。

    绿芜顿时惊呆了,还有天理没有,这人谁啊,来偷窥她还不让她报仇,主子还会偏向他,还能不能行了。

    “诺儿,你在做什么?”此时惊醒的墨星晨,穿着中衣忙跑了出来。

    “星晨,我,我……”许诺儿羞红了脸,低着头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般,唯唯诺诺地不敢说话。

    “你,你说你都看到了什么?”墨星晨气得直瞪眼,这个不省心的小女人,怪不得今晚如此殷勤地劝他饮酒,原来她是有目的地。看来他太过放纵她了,她现在连看男人洗澡的事儿都能做出来,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要在不严加管教,恐怕要上房揭瓦。

    “我,我就看见两只皮球和和……”许诺儿实在是没有勇气再说下去,因为她看见墨星晨的脸都绿了。

    “许诺儿,你给我过来!你们都别拦着,我今天非得振振夫纲不可!”墨星晨装腔作势地大叫。

    许诺儿却是真的害怕了,因为她却是是看了不该看的,她确实是做错了事儿了。

    她像是个小孩子一般乖乖地跟着墨星晨回了屋子。

    此时的绿芜也消气了,因为瞧见某爷那气得发绿的脸孔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确实是令人十分爽。

    她扭着腰肢满面带笑地回了屋,如风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由地偷笑,这位王妃还真是调皮得很,这事儿也做得出来,不过好笑的是,刚刚绿芜那一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肯定是王妃所为没错儿。

    许诺儿回到屋子里更是不知所措,一双小手拽着衣角,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从来没有如此窘迫的时候,今儿算是开了先例了。

    “你,过来!”墨星晨一把将许诺儿拉到怀里,而后一张俊脸便贴了上来,笑得妖孽,魅惑地问道:“你说说你到底都看到了什么?诺儿的脸怎么这么红?你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嗯?”墨星晨不依不饶刨根问底地问着。

    “我,我没想看,就是她一站起来,我一回头不小心瞧见的而已,只看了那么一眼,我就立即转过身只顾着逃命了,哪还有时间看那破玩意。”许诺儿被逼问得急了,口不择言地说着。

    不就看了那么一眼吗?她都不怕长针眼,他一个大男人总问个什么劲儿啊!

    “破玩意?怎么个破法儿,是不够大还是不够……”墨星晨差一点儿笑喷,这个大胆的小女人,瞧了不该瞧的不知道羞耻还敢说人家那是破玩意,这要是被绿芜知道了,非得气得吐血不可。

    “王爷,您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我只不过瞄了那么一眼而已,哪注意得到了。”许诺儿一脸的懊悔,要是知道已经被认定她有罪了,还不如当时多瞧上几眼了,那也值个了,这可倒好,看都没看的太清楚,就被定罪了,确实有点儿冤枉。

    “王妃这意思是太懊悔没有看的清楚,要是有机会还想跑去偷窥一次?”墨星晨一脸笑意,断章取义地道。

    “不,不是,王爷,这次您真是理解错了,诺儿哪还有那样的胆量啊,本以为她柔柔弱弱的不会武功呢,哪成想她的身手如此敏捷,要不是如风出手快,恐怕我早就一命呜呼了,也就不用在这儿受您审问了。”许诺儿委屈巴巴地说着,好像此时的受害人是她一般,绿芜的正当防卫倒成了攻击了。

    墨星晨都佩服起这个小女人颠倒黑白的能力来,他都没有她两下子,可是瞪着眼睛把调皮捣蛋的自己说成了被绿芜追杀的无辜女孩子,光着身子跑出来的绿芜不但被人家偷窥个精光,还不能为自己出口恶气,墨星晨想想就觉得好笑,他觉得现在应该是安慰安慰绿芜的好时机。

    “行了,你快点洗洗睡吧,下次可千万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本王的暗卫是暗中保护你的,不是你闯祸时帮你圆场儿的,下不为例!”墨星晨故意严肃地道。

    “嗯嗯!诺儿再也不敢了,你不生气了吧?”许诺儿忙献媚地一笑,一脸讨好地道。

    她也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就要勇于承认错误,那样大神才不会生她的气,不过她偷瞄了墨星晨好几眼,丝毫没有瞧见他是生气的样子啊!难道是自己的眼神有问题,还是自己会意错了。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眼底藏着笑一般。

    墨星晨安顿好了许诺儿,自己的睡意全无,他迈着方步来到了绿芜的门前,轻笑两声,才叩响了房门。

    “谁呀,这么晚了?”绿芜不耐地问了一句,而后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王爷,您怎么舍得扔下那个调皮的娇妻跑到我这儿来啊,您这是想通了,觉得我比她乖巧,比她解风情是吧?”绿芜故意提高声音,他就想让那个调皮的小女人吃飞醋,最好酸死她他才高兴呢。敢把他的身体看光光,还敢朝着他引以为傲的胸部扔石子除了她许诺儿,恐怕是找不着第二个人了,要不是因为她是墨星晨的女人,今儿他非得给她点儿颜色瞧瞧,打晕她然后折磨她个一天一夜,非得让她求饶不可。

    但是这些他也只能想想,墨星晨的女人他可不敢染指。这个护妻狂魔,瞧这架势也不舍得惩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不然她能有那么大的胆子?

    “我是来替诺儿慰问慰问你的,想知道你身子被看光光后有何感想,你别想不开,其实她没看太清楚,她说当时只顾着如何逃跑了,根本就没瞧清楚那个破玩意,所以你大可放心。”墨星晨一脸坏笑地解释着。

    他不解释还好点儿,这么一解释,绿芜更加气愤了。“王爷,您这是来挑衅的?我绿芜的那家伙能成为破玩意?看来王妃的眼光确实不怎么样,眼睛没准儿有问题,王爷您的也有待考究啊!”绿芜不服气地道。

    他的身材那可是他最为自豪的,无论是作为男人还是作为女人,他都有傲人的资本。现在就差在他没想好自己到底是想做怎么样一个角色,当她瞧见墨星晨时,他想成为一个小鸟儿依人的小女人。

    当她见到许诺儿时,她又想成为伟岸魁梧的男子汉,这对奇葩夫妻倒是成了她左摇右摆定不下来的一大因素了,因为她们实在是太过优秀了。

    两人都是人中龙凤,满足了所有男人和女人对异性的幻想,所以她才会有如此怪异的想法儿,不过他现在更偏向于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然后也找个貌美如花,活泼可爱的小女人,最好像许诺儿那样调皮捣蛋又不失纯真,他对那些惺惺作态的大家闺秀是一点儿好感也没有,觉得一看就头疼,那样如同取块木头回家一般,太过无味。

    “王爷这么说绿芜可就不愿意了,那么看来王妃还真是没瞧清楚,要不她看也是看了,这会儿让她看看清楚,然后再给绿芜一个公平公正的评价如何?”绿芜是一脸的不忿,他的身材还真是没有人不说好呢。

    “你敢,你再敢在她面前暴露一下试试,本王要让你立即知道什么是后悔。”墨星晨顿时脸色一沉气呼呼地道。

    “王爷,冤枉啊,是你的王妃偷溜进来的,不是绿芜请她进来观看的,我还没有那么贱,让她白看就算了,还敢用石子丢我,差一点儿打爆我的胸!”绿芜气得脸都绿了,这对夫妻还真是绝配啊,都会颠倒黑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