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九十七章 双喜临门(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一晃三日已过,吉日已到。

    福王府内再一次张灯结彩,丫鬟婆子们也都借了光披红挂绿沾沾喜气儿。

    作为当家主母的许诺儿脸上却是难见笑容,再怎么宽宏大量,遇见这种事儿也是心里憋屈难以名状。

    虽然没有迎娶仪式也没有大规模的宴请宾客,但是几个好友和家人倒是需要聚聚,所以王府内依然忙活的不可开交。

    一大早,小翠就笑盈盈地过去叫许诺儿起床梳妆,她家小姐可是正妃,岂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侍妾所能比的。

    “小姐,您该起了,今儿是那两个女人入府的日子,虽然没有太多宾客,但是亲朋和几个好友也是要来的,咱可不能在气势上被比了下去,小翠今儿非得把小姐您打扮得如那九天仙女一般,让她们都自惭形秽。”小翠最是了解许诺儿,也知道许诺儿心里的苦,但是嫁入帝王家,像这种事儿那是迟早要来的,面对的多了也就无感了。

    “好,我现在就起来。”许诺儿觉得小翠说的有理,今儿本就是新人进门的日子,她许诺儿怎能让别人瞧她的笑话儿,虽然做不到心如止水,但是至少要有一个平常心,不然连她自己都觉得都要小瞧自己了,这样的许诺儿可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豪爽得如汉子一般的许诺儿。

    许诺儿应了一声,立即起身,小翠侍候她穿衣洗漱。今日小翠特意给许诺儿绾了个云鬓,那金凤展翅翱翔的步摇也戴了上,周围又点缀了些许珠花,更显得大气端庄又不失灵动。

    因为今儿是个大喜的日子,所以许诺儿也难得的换上了大红衫裙,那裙子上的金丝腊梅刺绣,更是彰显了身份的高贵。

    “小姐,您平日里穿的太素净了,您穿红色的可真好看,显得皮肤更白了,简直就是那月宫的嫦娥。”小翠一张巧嘴不忘哄着许诺儿开心。

    “巧嘴八哥,本小姐才不要做那广寒宫的仙子呢,太过落寂,要做也做个王母娘娘万人瞩目岂不是更好。”许诺儿终于展开了笑颜与小翠说笑着。

    “不好,不好,王母娘娘太老了,也没有小姐这般天人之姿,七仙女还差不多。”小翠忙瞧着铜镜里的许诺儿,连连摇头。

    在她的眼里她家小姐那就是九天仙女下凡尘,她觉得有一日她家小姐还是要飞回天庭的,到时候她也要跟着去,瞧一瞧那边是什么样子的。

    “大早上的你就知道哄我开心,也不知道那两个新人是不是省油的灯,咱们这后院儿刚消停没几日,这回又来了两个,不过也无所谓了,这数字上的增减似乎与我没有多大关系。”许诺儿轻叹一声,觉得心乱如麻,也说不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小姐,其实这两个人你还真是不能不防,你想想啊,一个是太后安插进来的人,那能是个老实的主儿才怪,另一个又是王爷的红颜知己,您想想她的地位到时候恐怕仅次于您,她会恃宠而骄,而且更加觊觎您王妃的位置。”小翠将现在的形势给许诺儿分析了一遍,让自家小姐心里早点儿有个谱儿,可不能毫不设防,到时候被人算计了后悔也晚了。

    “唉,该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该是我的没人抢,他照样也不属于我。”许诺儿淡淡一笑,感到突然之间释怀不少,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呦,本王平日里怎么没发现诺儿还这么有见解呢,今儿多愁善感起来了?”只见一身风骚大红袍的墨星晨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踱着方步走了进来。

    “现在是什么风怎么把福王吹到这儿来了,王爷不应该在前院儿招呼一下客人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许诺儿捏酸带醋地说着。

    墨星晨扑哧一笑,“王妃今儿火气不小啊,为夫过来给你瞧样东西,你看看可喜欢?”

    许诺儿闻言,回眸瞧了瞧,只见墨星晨将盒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而后小心翼翼地掀开了盒子。

    一对栩栩如生的金蝶正欲振翅飞翔,尤其是那镂空的蝶翼更是根根细如发丝一般,精致绝美,雕功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好漂亮!你特意招人打造的?”许诺儿抬眸瞧着墨星晨,淡淡地道。

    “嗯,早就打好了,一直想送给你,本王觉得今儿送你最合适。”墨星晨笑得一脸神秘。

    许诺儿心里犯嘀咕,今儿送她东西无非是想贿赂她,让她少吃飞醋罢了,男人还真是有心计的动物,用得着你时百般讨好,用不着你时逃得比兔子还快。

    “王爷今儿不应该忙里忙外很是繁忙吗,怎么有空跑我这儿话家常来了。”许诺儿真是琢磨不透男人的心思,淡淡地问道。

    “即没仪式也没大宴亲朋,本王需要忙什么?本王倒是觉得现在唯一需要本王去忙的就是如何讨王妃欢心,不然晚上又要被踹下床了。”墨星晨邪佞一笑,浑不正经地道。

    “如今又多了两个盼星星盼月亮等着王爷去垂青的女人,王爷何苦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诺儿现在哄王爷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那么不识好歹。”许诺儿酸溜溜地说着。

    不过这看似开玩笑的话语墨星晨听了倒是觉得有些心痛。他的诺儿何时需要如此的小心翼翼,如此的去讨好自己,他的诺儿是上天赐给他的最好的礼物,何时何地都无需刻意的献媚讨好任何人,他希望   许诺儿能活得快快乐乐,活得真真切切,他不希望许诺儿也和那些女人一般刻意地去讨好他。

    “诺儿,你永远是本王心中唯一的妻子,你无需讨好任何人,本王就喜欢真实的不做作的你。这对蝴蝶就代表着你和我,我们永远比翼双飞,像蝴蝶一般快快乐乐,即使羽化升天也是成双成对。”墨星晨敛起了笑意,一双灼灼桃花眼盯着许诺儿像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星晨,你,你怎么突然间说这些?”许诺儿有些受宠若惊,娇羞地问道。

    墨星晨是个话不多的人,即使情到深处时,也只会目不转睛地瞧着她,很少如此敞开心扉,将那些露骨的情话说出口。

    “这些其实早就该说的,但是一直没能说出口,今天再适合不过了,希望诺儿能记住本王的话,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了什么,本王的心只属于诺儿。”墨星晨凝视着许诺儿信誓旦旦地道。

    “嗯,诺儿记住了,诺儿不生王爷的气了,都是诺儿不好,不能宽宏大量。”许诺儿脸上现出淡淡的哀伤。

    她此时应该是很高兴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高兴不起来。想着两人的种种,想着未来的艰难险阻,她的心就不由地往下沉,不是她不够勇敢,也不是她不够坚强,是她太过认真,也太过爱他,所以她的眼里才容不进沙子。

    “诺儿,你今天真漂亮,走,我们去前院儿瞧瞧去,让他们看看本王的王妃像不像月宫的嫦娥。”墨星晨一脸自豪地拉着许诺儿的手,一起步向前院儿。

    两人刚到前院儿就瞧见一身艳紫色长袍,眉开眼笑的睿王和那个永远是羽扇纶巾的范学士,两人一文一武一静一动倒是最佳的绝配。

    “呦!我当时哪位新娘子呢,原来是弟妹啊,你这身打扮让今天的新人们情何以堪啊?”睿王笑嘻嘻地迎了过来,嘴里不忘调侃着。

    “还什么新人啊,都成了旧人了,一会儿新人就到了,你们把眼睛擦亮些,别看不清楚。”许诺儿一笑,和两位朋友调笑着。

    这两位哥哥可是他们俩的生死之交,何时何地也怠慢不得。

    “呵呵,今儿其实是来看看弟妹的,要是弟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们哥俩非得给他一顿胖揍不可。”睿王睨了一眼墨星晨,有些嗤怪地道。

    “两位哥哥说笑了,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诺儿怎么可能不高兴呢,你们能来诺儿更高兴,今儿我们不醉不归。”许诺儿笑得肆意,一脸豪情地说着。

    “禀报王爷,两位新人已经从侧门入府,王爷您看还有什么吩咐没有?”李管家乐呵呵地跑了过来禀报。

    “不用去理会,该怎么做她们自己心里有数,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和平时一样就好,不必搞得紧张兮兮的。”墨星晨淡淡开口,显然对这两个新人并没有放在心上。

    许诺儿心里不由地犯嘀咕,难道是现在外人太多,所以他不好对自己的红颜知己表现得太过热情。还是男人都是一个通病,娶进门了热乎劲儿就过了。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现在她许诺儿成了垫底儿的了,那两个新人不久的将来也将取代她的位置来垫底,想想都觉得讽刺,这样一个朝不保夕的位置,那些女人们却是削尖了脑袋往里挤,真不知道,都图个啥?

    她偷瞄几眼墨星晨,只见他与睿王和范兴文在一起谈笑风生,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心不在焉的意思,倒是她自己疑神疑鬼魂不守舍的。

    “诺儿,喏,这是给你的礼物。”只见范兴文向她招手,手里捧着个红绸包着的小盒子,小巧玲珑一看就知道里边的东西定是十分精致。

    “给我的?今儿是怎么了,为什么都送我礼物啊,又不是我……”许诺儿顿时感到更加疑惑,今儿是墨星晨大喜的日子,却是她许诺儿烦心的日子,他们难道是为了同情弱者,所以才都送份儿礼物讨她欢心?

    但是这事儿可不是接到礼物就能抚平心里的创伤的,不过他们的好意,许诺儿心领了,她还不至于脆弱到一击就倒,这点儿事经历得多了也就麻木了,许诺儿在心里自我开导着。

    “喏,打开看看,喜欢不?”睿王眼里有着希翼。

    许诺儿点了点头,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个美丽的盒子。

    “哇!真是太漂亮了。”原来盒子里边是一支金光闪闪的小飞镖,纯金打造,那镂空雕花的手柄,更彰显了做工的精美,价值不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