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一百零二章 迷雾重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谢谢你小茜姐姐,您给我这么重的礼物,我这边还真是不厚意思收呢,不过您都那么说了,我就收下了,等哪天我这边有能拿得出手的礼物时一定先给姐姐作个念想。”

    “杏儿妹子你这么说还真是见外了,我这边都认你为妹妹了,我们怎么能如此的生分呢?以后你这边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到时候记得有我这么个姐姐就行了,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为你解决就是了。”小茜一脸真诚笑意吟吟地道。

    “杏儿真是幸运能够认识姐姐你,您还对杏儿如此的好,让杏儿简直是受宠若惊,以后只要姐姐有事儿需要妹妹的说一声就行,妹妹一定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杏儿倒是真性情,对这个新认的姐姐倒是好感十足。

    两人是越聊越近乎,以至于两人瞬间变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

    “姐姐和主子的感情可真好,平日见到像是姐妹一般,我这边可真是羡慕死了,我们主子可没有您家主子那般好说话,平日里说话也得小心翼翼的。”杏儿不由地抱怨着。

    “妹妹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事时间长了就好了,我已经侍候我们主子有几年了,所以现在可以说无话不说,时间长了你们也可以如此这般亲密无间。”小茜安慰着杏儿。

    屋子里的两位主子也是聊得甚是投机,尤其是绿芜她的见识广,天南地北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所以她尽显自己的才学渊博讲的彩荷听得十分崇拜。尤其是她特意将大金那边的人文地理还有楼兰和西域的风土人情都讲的条条是道儿。彩荷更是听得入了迷,她这样也算是稍稍缓解了思乡之情。对于楼兰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了,对于大金现在也只能是在得以一见。如此悲悲切切的情感简直是让她痛不欲生,但是为了自己的使命,每日还得强颜欢笑。

    不过也好遇到了绿芜她就不再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了,她还有机会再听一听关于大金,关于楼兰的趣事和传闻。

    “姐姐真是博学多才呢,妹妹佩服的五体投地,我这身在这里已经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外面的世界对我还说真是越来越陌生,彩荷真是羡慕姐姐能够到处走走,见多识广令人佩服。”彩荷眼里闪着希翼,对绿芜的见闻更是十分感兴趣儿。

    躲在暗处的墨星晨暗自好笑,别说,这个绿芜对付男人和女人还真是各有一套绝对能投其所好,瞬间搞定,而且都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貌似除了那个难缠的许诺儿,别人还真是百试不爽。

    墨星晨一瞧就这情况应该是没他什么事儿了,此时不走等待何时,想到这儿立即从窗户翻了出去,逃也似的跑回了潇湘苑。

    许诺儿一见墨星晨急匆匆地往回跑,脸上还挂着笑容,不由地打趣儿道:“王爷为什么如此着急,难道身后有人追您不成?至于这么着急吗?”

    “可不是有人追本王吗,还是一个寂寞难耐的女人,要是被她追上了还不得将本王就地正法了,所以本王才逃的如此急切。”墨星晨笑的春风得意,难得开着带有颜色的玩笑。

    噗嗤!许诺儿不地道地笑出了声,小脸绯红地道:“王爷,您就不能低调点儿啊,哪个那么寂寞难耐,追您追得如此辛苦?我倒要瞧瞧那个人敢不敢追到我的潇湘苑来。”

    许诺儿故作醋坛子一般掐着腰,往窗外瞧个不停,东瞧瞧西望望而后笑着道:“怎么连半个人影都没见到呢,难道是追得太累了半路回去了,还是因为有我在这儿,她不敢造次呢?”

    “那一定是因为有你在这儿,你也太凶了,没人敢过来和你打对手。”墨星晨笑意更浓,今儿难得这个小家伙配合自己一把,要是被她捉弄了以后他还要不要混了。

    “王爷——您说什么呢,诺儿哪里凶了,诺儿可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孩子。”许诺儿一脸娇羞地道。

    “哈哈哈,我的诺儿今儿是怎么了竟然和本王一样不低调了,也对,诺儿就是个好孩子,哪都好,所以无需谦虚。”墨星晨哈哈大笑着,不过也不忘赞美着许诺儿。在他眼里许诺儿确实是个完美如女神一般的存在,他的诺儿可是他的骄傲,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儿就是让他遇到了许诺儿,而且两人还相知相爱直到现在相守。

    “哼,王爷竟哄我,我看您笑的和狐狸似的怎么那么狡猾,一点儿不像是在夸赞诺儿,诺儿才不相信呢,是不是诺儿在王爷眼里真的很凶,很像个女汉子?”许诺儿一想起她戏弄绿芜的事儿不由地心里又是一阵愧疚,忙不自信地问道。也是谁家女孩子能做出她做的那些事情来,别说把绿芜看光光了,还扔了石子要打爆人家引以为傲的美胸,除了她大概也没谁了。

    “哈哈,诺儿这话从何说起,本王可从来不曾那样想过,我的诺儿可是最完美的女人,怎么可能和男人比较呢?对了诺儿,我要告诉你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你这边必须严守秘密,到时候也要见机行事,千万要小心才是。”墨星晨话说一半,面色凝重,弄的许诺儿心里一阵狂跳甚是没底儿。

    “王爷,您说吧,诺儿知道轻重缓急,不会对外乱讲的,您就放心好了。”许诺儿立即承诺着,她也不是小孩子,哪些事情该说,那些事情死也不能说,心里有数得很,所以她才不会担心自己一时间说漏了嘴。

    “以后你一定要离那个彩荷远一点儿,能多远就多远,千万不要与她有任何联系,因为她是大金国的人,而且应该还是个贵族。并且她内功不算差,至少对付你这样的绰绰有余,虽然我派如风在暗中保护着你,但是万一一不留神被她钻了空子,那么我讲后悔莫及,所以不得不提前告诉你一声,你好防范于未然。”墨星晨敛起笑意一本正经地说着。许诺儿就是他的至宝所以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

    “啊?难道又来了个更加厉害的细作?天啊,为什么我们王府里别的都缺,就盛产各国的细作,他们削尖了头往里钻,真是让我们防不胜防啊!”许诺儿一脸的愁容,这个消息简直是太劲爆了,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太后那边是不是又被蒙在了鼓里,还是早有察觉只是放在这里进一步观察呢?”许诺儿也是一头雾水,她就弄不明白了太后是关心这个儿子还是还他没商量,怎么每次为他选的人选都是带着别的动机而来,而且是一次比一次的阴谋更大,简直吓得人不敢去深究。

    “这个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母后未必察觉得了,不然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他放到我这儿。”墨星晨还是十分相信自己的母后的,他知道母后之所以给他纳一个又一个侍妾,绝对是为了他着想。

    因为在帝王家没有子嗣是一件莫大耻辱的事情,而且王权继承与子嗣有着必要的关系,所以母后才会如此看重子嗣的问题,至于许诺儿,是因为母后与她接触较少,而且诺儿比较耿直,两人说话很少有投机的时候所以两人貌似不太和。这些都是小事儿等有时间,有机会让她们多接触一下就好了,但是目前这个*烦可不是接触不接触那么简单的事儿了。

    他想知道这个大金国的细作怎么与楼兰有联系到一起了,而且似乎对楼兰的感情要比金国还要浓郁呢,这些事情还真是让墨星晨一个头两个大,一时间理不出个头绪来。

    但是至少让许诺儿这边心里得有个防范,不然那边更容易趁虚而入,到时候后悔也晚了。因为诺儿不会武功,要是她有绿芜那身手,他现在也不用如此担心了不是。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绿芜对他说的,彩荷认识楼兰皇子,纳兰启迪的事情,所以他不由地问道:“诺儿,你去楼兰时,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做纳兰启迪的皇子,那个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许诺儿一听顿时一愣,要是不提及这个人恐怕她早就忘了,这回又想了起来。

    “确实是认识,而且当时他还很热情地要与我交朋友,并且相约楼兰再见,但是我这边确实爽约了,也许他找遍了楼兰也没找到我这么一个人,现在应该觉得我很不讲信用,是个十足的大骗子也说不定。”许诺儿笑着道,一提及这事儿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对不住那个热情的皇子。

    “哦,原来如此,这个纳兰启迪应该就是彩荷之前的梦中情人,他们之间有过什么这边暂时还不知道,但是能够知道彩荷现在心里还是装着这个纳兰启迪的,所以你去楼兰的那一段故事千万别让这个彩荷知道了,不然想多了,到时候随你的恨意就更浓了,你的处境也是更加危险了。虽然本王会一直守着你,但是万一本王不在的时候,她们对你下手那岂不是最大的失误。”墨星晨说来说去还是不放心许诺儿。

    他想让许诺儿十足地提防着彩荷,再没处理她之前,这个祸害还得先留着,看看她下一步还想做什么,必须得抓住了真评实据,才能将她和她的幕后同伙一网打尽。

    许诺儿当然也能理解墨星晨的一片苦心,这么一直告诫着她为的不就是不让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们得逞吗?“啊?这个世界还真是太小了,没想到兜来兜去还真是都认识,哎只可惜都是对立的一面,不然还真有可能成为好朋友。世上的事儿真是无奈啊,有些事儿就是事与愿违。”许诺儿不由地感叹着。

    其实楼兰一行,她觉得特别的值得,因为认识了太后和纳兰启迪,他们确实把她当成了朋友,虽然她是带着目的去的,但是她也确实把她们当成了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