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一百二十章 阴差阳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你们高兴成这个样子,是捡到宝了?”墨星晨瞧着两人乐滋滋的模样,笑着开玩笑道。

    “可不嘛,你来瞧瞧,没准儿,看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许诺儿邪恶地笑着,促狭地道。

    “哦?什么宝贝能让爷瞧一眼就喜欢上,快点儿拿出来瞧瞧。”墨星晨顿时来了兴致,能让他敲了就喜欢的东西实在是不多,所以一听就觉得惊奇。

    许诺儿信心十足地将锦盒打了开来,而后小心翼翼地将茶宠搬上了墨星晨的茶几上。

    墨星晨一瞧,嘿,别说,这套茶宠确实别具一格,不似一般的小和尚啊,小动物之类的,而是刘海戏金蟾,那刘海和金蟾出水的地方又特别可笑,两者还能将水流汇聚成一处,简直是一大奇观。

    墨星晨不由地拍手叫好:“确实不错,这套工艺品,还真是难得一见,而且茶宠的成色也是上等货色,人物神态惟妙惟肖。”

    能得到墨星晨的认可,许诺儿顿时高兴的不得了,这家伙可是见怪了稀世珍宝的,眼光挑剔的很,能够入得了他的法眼,确实不容易,看来今儿真得没白出去,能够淘来这么一个让大家都比较喜欢的物件儿。

    “诺儿,你这茶宠可否借我把玩几日,我也想瞧瞧,好好稀罕稀罕,等我看三五天,看够了就给你拿回来行不?”绿芜一双媚眸盯着那套茶宠瞧个不停,心里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于是硬着头皮一脸恳求地道。

    他也知道君子不夺人所爱,但是他这不过是借也不是索要,所以自己给自己十足的理由开了这个口。

    “嗯——你也喜欢它?”许诺儿睨了一眼茶宠又睨了一眼绿芜,不是很确定地问了一句。

    “当然,当时你买下来的时候,我就想问问还有没有一样的,我也想买来瞧着玩儿,但是人家说这个都不想卖,只是拿来观赏的,所以我就没敢开口,反正你也买来一套,我寻思着到时候借用一下,观赏两天总是可以的对吧?”绿芜讪讪一笑,自己说的理由十足,好像许诺儿不把茶宠借给他就是十分不地道的一般,弄的许诺儿也不好意思拒绝。

    再者说了,许诺儿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既然朋友开口了,她再喜欢也必须让她先稀罕几日不然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好吧,那你今日就拿过去吧,但是说好了是借你的,可不是送你的,要是想让我送你,那得等我稀罕够了才可以听到了没,你也不许打什么坏主意,想把它私吞了,喏,就借给你四天,到时候你必须完璧归赵知道了没?”许诺儿下了下决心,这才答应下来。

    嘴上说的很慷慨,但是心里确实有些不舍,她还没和墨星晨稀罕够呢,就被绿芜抢了先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但是她还是殷勤地帮着绿芜将茶宠收好了,让绿芜带着回去。

    绿芜谢过了许诺儿和墨星晨,乐颠颠地抱着锦盒回到了暖玉阁。她这本来就有一套猴王的茶宠,这下又来了个刘海戏金蟾可热闹了,两套茶宠都摆在了茶几上,加了热,一股股水流不停地喷出,水气冉冉升起。

    不愧人们都说茶宠是靠茶来滋养的宠物,瞧那猴王和众小猴因为长年被茶水滋养外观越发变得温润可人,仔细闻来还散发着淡淡的茶香。

    但是许诺儿买来的茶宠儿还没有收到茶水的滋养就已经温润可爱到了极点儿,绿芜托着腮瞧着那套茶宠出神。

    那茶宠应该是铁丸石雕成的,不是木雕,但是却是紫檀木的颜色,妙就妙在这里,不然许诺儿也不会一眼就瞧上了它。

    绿芜又仔细瞧了瞧那刘海出水的奇异肚脐,哈哈,妙就妙在这里,别的茶宠都是嘴巴出水,而刘海则是肚脐眼儿出水,而且这细细的水流和金蟾嘴里的水流汇聚成一股奇异的水流,这水流喷出很高成完美弧线折回,简直如同花果山瀑布一般景致迷人。

    吃过了晚饭,绿芜没事儿做,又开始继续研究茶宠儿,她生怕这四五天自己稀罕不够。

    绿芜一边喝着茶,一边美滋滋地欣赏着小茶宠,剩余的茶水更是毫不吝啬地泼向茶宠儿,他希望这套茶宠能够被滋养的更加温润可爱。

    哪成想茶水泼下去后,一股白烟喷出,顿时绿芜便觉得眼前的物件儿都成了双影了,还没等他站稳了身子就已经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那茶宠里的白烟继续喷射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屋子被白烟萦绕着,简直成了人间仙境儿。

    “主子,您在吗,您睡了吗?”一直在外屋侍候的小茜隔着珠帘唤了两声,等了半晌竟然没人回答。

    “主子,您睡了?”小茜疑惑地撩开珠帘走了进去。

    没走几步就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只见自家主子躺在地上人事不省,满屋子的白烟发着淡淡的异香,让人晕头转向,没一会儿她也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潇湘院里,许诺儿还在和墨星晨抱怨,“你瞧瞧你的朋友都这个样子,人家还没喜欢够呢,他非得借用几日,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绝他,不然我也不会舍痛割爱,让给他先观赏几日。”

    “呵呵,不就是一套茶宠儿吗,改日本王再去给你淘上来一套更别致的不就行了,你瞧瞧你那小家子气,人家绿芜不也是你的朋友吗,我觉得现在他跟你可比跟我走的还近呢。”墨星晨淡然一笑,有些吃醋地道。

    “哪有,你又胡说,我和他哪有走的很近,就是因为你是他的朋友,所以他也是我的朋友,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要是没有你,人家认识我是谁啊?”许诺儿倒是能认清自己的地位,拉了拉被子淡然自若地道。

    “瞧你说的,你即使不认识本王,你也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也比她们高一等,她们也会对你羡慕嫉妒恨,当然也会留意你。”墨星晨对这些事情简直是太了解不过了,所以揭穿许诺儿的老底道。

    “行了,王爷就别哄诺儿开心了,时候不早了,您还是早些休息吧,明儿您还得上朝呢。”许诺儿睨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不由地叮嘱道。

    “你又忘了,本王不是告假了吗,所以明儿本王不用去上早朝,我们也不急着睡觉,今夜花好月圆,大好时光总不能白白浪费掉吧,王妃你说说我们应该做点儿什么呢?”墨星晨一双灼灼桃花目闪着别样的光彩,时刻挑逗着许诺儿。

    “不做,累死了,睡觉。”许诺儿倒是爽快,直接来了个彻底否决。

    “别睡了,诺儿其实你还是真的好养,不用什么好吃的,只要吃饱睡好就行,和养猪差不多,确实挺省力气的哈?”墨星晨一瞧许诺儿又哈欠连连不由地吐槽着。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小猪一般,能吃能睡的,也特别好养活,就是不喜欢和他做点儿别的有意义的事儿。就连午夜里的运动她也极尽全力地躲避,墨星晨想想就觉得可笑,这个小女人知不知道,她那生气的样子很迷人,让他整日对着这样一个人间绝色却只能看不能吃,那种煎熬的心情谁能够理解呢?

    “你才是猪呢,你全家都是猪,哼!”许诺儿闭着眼,也未加思索,就迷迷糊糊地顶了回去。

    “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敢诽谤我的全家?”墨星晨差一点儿笑出声,他当然知道这个小女人反应过来后,一定是吓得不行了。

    “啊?妈呀,我,我不是故意的哈,我,我只是一时气急,才胡乱说的,还请王爷恕罪。”许诺儿讪讪一笑。

    我的那个天啊,这墨星晨的全家哪是她可以骂的,皇上,太后要是知道了还不家法侍候啊,谁家媳妇敢骂婆婆,谁家弟妹敢骂大伯哥。

    “知道错了?以后还敢不敢这么说了?”墨星晨一脸的得意,咄咄逼人地笑问道。

    “嗯,确实是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还请王爷见谅。”许诺儿嘟着嘴,很不情愿的承认着错误。

    没办法,谁让人家地位高,身份又特殊呢,确实是她不能开玩笑的,这话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那还了得,还不得家法侍候一顿胖揍啊!许诺儿此时还心有余悸呢,她可不能再乱讲话了,不然带时候连个求情的都没有。

    “行了,看在你认错态度不错的份儿上,就先原谅你吧,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将功补过啊,那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墨星晨挑了挑眉,给足了许诺儿暗示。

    “墨星晨,你还有完没完了,还让不让人家睡觉了。”许诺儿没理却音量十足,像极了炸毛的小兽,让人敲了不由地暗笑。

    她这是在给自己找借口,也是在给自己勇气,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找一下心理平衡。

    “有完有完,不过你的做啊,你还没做,就完了?那岂不让人家笑话爷的战斗力,你别忘了爷可是号称金枪不倒,杀遍天下无敌手的。”墨星晨笑着开着荤素不忌的玩笑。

    “哼,就知道做坏事儿,一天就不能想点儿别的。”许诺儿嘟着嘴抱怨着。

    “哈哈,王妃,你说我和你上床难道还要谈论国家大事?那让皇帝知道了情何以堪啊?”墨星晨浑不正经地大笑着道。

    “嘘!不要命了,竟敢把皇上拿来开玩笑。”许诺儿脸色顿时变了,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瞧你吓的,他又不是顺风耳,没事儿。”墨星晨顺势又向诺儿这边靠了靠。

    而后只见他大手一挥瞬间烛光熄灭,而后帷幔也落了下来。许诺儿想跑但是小小的空间里哪有她可逃的地方。没一会儿她就乖乖地就犯了。

    墨星晨一脸餍足地搂着许诺儿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着了,许诺儿不由地暗自吐槽,这家伙不是说不困吗,怎么这会儿睡的比她还早,还好意思说她是猪呢,哼,不知道谁才是猪!

    明天他醒来时一定好好和他理论理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