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诱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第二天一大早,许诺儿就按照墨星晨的吩咐,着装一新,坐着王府里最为华贵的马车,晃悠悠地赶往宫里见皇后姐姐。

    赶车的车夫许诺儿知道,是暗夜,他向来是多面杀手,每次出任务,开路先锋几乎都是他,只是此时化成一个中年男人,胡子拉茬的不修边幅,让人想破脑袋也很难想到这位和平日里王府中最注重形象的暗夜挨上边儿。

    从王府到皇宫,有一处小巷,就这段路算是最为僻静的了,其余的都是宽敞的古街,车水马龙的好不热闹。

    许诺儿大赤赤地坐在车里,百无聊赖的她撩起车帘看向街边的景象,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碌了。

    此时已经到了小巷子,一排排低矮破旧的民房与刚刚路过的亭台楼阁显得格格不入,这里算是皇城中的贫民窟了,这里的人们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喻——”暗夜一代马,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许诺儿撩着帘瞧见路边跪着一个妇人,手里还举着一个卖身葬父的牌子,一身白衣孝服更显得女子楚楚可怜。

    “大胆妇人还不快快让开,我们王妃有要事在身,你耽误了担当得起吗?”暗夜粗着声音大喝一声。

    闻言,那妇人明显身形一颤,而后又强作镇静,悲悲切切地道:“王妃大发慈悲,小女子也是无计可施,才想到卖身葬父的,还请王妃能帮帮忙。”

    许诺儿最见不得人哭哭啼啼的,不由地心一软,拿出一百两银子让暗夜拿给妇人。

    暗夜无奈,只能起身拿着银子塞给那妇人,好不容易打发了那妇人,回过头来,车门时开着的,王妃不见了,车子里空空如也,而且王妃竟然一点儿求救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不好,王妃,你,你们到底是何人?”当暗夜回过头来骂那妇人的时候,只见那妇人也人间蒸发了一般,哪里还有人影,要不是自己刚刚还塞给她一百两银子,还真以为他大白天遇到鬼了呢。

    暗夜凭着自己的职业敏感度,循着蛛丝马迹,立即开始寻找许诺儿。

    “啊,唔,好痛啊!”当许诺儿抚着额头从草地上爬起来时,只见自己身处一个破庙中。

    许诺儿抬眼一瞧,这人倒是很全啊,纳兰兄妹都在,还有几个侍卫也在。

    “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做什么?”许诺儿毫无畏惧地瞪向纳兰兄妹,气呼呼地道。

    “呵呵,诺儿好久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朕啊?”纳兰启迪一脸笑意地问道。

    “呵呵,想的都想不起来了,我为什么要想你呢,你有什么值得我想的呢。”许诺儿冷笑着,觉得此时看到了傻子一般,眼前的人病得不轻,她怎么会想他呢,只会想他怎么还不死呢。

    “你别不识抬举,我皇兄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以为你是墨国公主吗?不过是一个王妃而已,以做人妇。”纳兰倩茜一脸的不屑,她就看不惯许诺儿这副高傲的样子。

    “我确实不是什么公主,是一个妇人,但是我也不希望你的尊贵的皇兄惦记着我,我的心很小,只能装得下一人,再多就装不下了,不像你们,心胸宽广,可纳百川。”许诺儿白了纳兰倩茜一眼,毫不示弱地道。

    “你,你现在都成了阶下囚了,还这般的心高气傲,你就不怕我一生气咔嚓了你。”纳兰倩茜用手比划着抹脖子的动作,恶狠狠地吓唬着许诺儿。

    许诺儿淡淡一笑,“既然都被你们捉来了,那么悉听尊便。”许诺儿笑得没心没肺地,爱答不理地回道。

    纳兰启迪瞧着许诺儿那难得的沉稳劲儿,别说,还真是有大将风范,别说是一个女子,就是一个五尺男儿被抓了来,也不见得会像许诺儿这般沉着稳重不哭不闹也不多问。

    看来他的眼光确实没错,许诺儿不仅是长得美貌出众而且智慧也是过人,怪不得那些优秀男子都钟情于她。

    “倩茜,你对诺儿要礼貌些,她将是你未来的嫂子。”纳兰启迪淡笑着提醒着自己的妹妹。

    纳兰倩茜愤愤地撇了撇嘴,不服气地道:“我有皇嫂了,这个女人难道还能代替皇嫂的位置不成?”

    “诺儿永远是我的最爱,所以她将是你的皇嫂,在朕的心里没有人能够代替得了诺儿,朕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诺儿,不然朕绝对不会轻饶。”纳兰启迪一脸的认真,这件事儿上他向来是一本正经地,所以纳兰倩茜才没敢向许诺儿下狠手。

    “拜托,你们兄妹俩不是有病吧,我是墨国的王妃,不是你们楼兰的臣民,你们的想法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笑,我爱的是星晨,过去式,现在是,将来还是,所以请皇上不要强人所难,我们还可以当成普通的朋友。

    “你们先出去吧,朕有几句话要与诺儿单独谈谈。”纳兰启迪一摆手,让众人都退了出去。

    众人应和一声,都退了出去。破庙里只剩下诺儿和纳兰启迪两人大眼儿瞪小眼儿,此时的许诺儿确实不是那么镇定了,因为她从纳兰启迪那灼热的眸光中读出了危险。

    “诺儿,你就一点儿也没有喜欢我吗?”纳兰启迪向前一步,靠近许诺儿道。

    “纳兰兄,我们都说好了以后是朋友,为什么你偏偏要打破这种和谐,偏偏要强人所难呢。”许诺儿一脸纠结地问道。

    “因为朕觉得那不是朕想要的,朕喜欢的女人朕当然不会轻易放手,虽然她现在不属于我,但是以后一定是属于我的。”纳兰启迪一脸决绝地道。

    “但是这事也得讲求一个先来后到,我的心里已经有人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将心里的位置给你呢。”许诺儿觉得简直无法与他沟通了,这家伙简直就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他喜欢的东西就的属于他,那是什么逻辑,谁都有自己的思想,怎么可能受他的控制。

    “那是你的事儿,喜不喜欢你那是我的事儿,你的事儿我现在管不了,我的事儿你更是管不着。”纳兰启迪冷冷地道,语气中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许诺儿听着这绕口令,更是一脸的茫然,这家伙真是奇葩,怎么就偏偏让她遇见了呢,本来以为他回楼兰了就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这么快又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而且这次更加疯狂,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了。

    许诺儿挣扎着站起身来,虽然头还是有点晕晕的,但是她还是坚强地硬撑着站稳身躯,一步一步靠向墙边,眼神里满是戒备。

    纳兰启迪则是一步一步逼近许诺儿,一脸邪魅的笑容。

    直到紧贴着破庙的墙壁,许诺儿知道自己是无路可退了,这才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纳兰启迪。

    纳兰启迪的俊脸在许诺儿的眼前无限的扩大,许诺儿顿时觉得头晕目眩,但是此时此刻她告诫着自己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能再晕过去,不然更加危险。

    “诺儿,你知道吗,你知道真有多喜欢你吗?你让朕魂牵梦绕,朕的脑海里都是你,诺儿,你就答应朕,做朕的女人好不好?”纳兰启迪一只修长的大手托起许诺儿的下巴,薄唇也不容分说地覆了上去。

    许诺儿气急,张开嘴就要咬纳兰启迪,哪成想他早已经看出了许诺儿的想法儿,瞬间就躲过了许诺儿锋利的小白牙,脸上笑意更深,宠溺十足地道:“诺儿你还是那般顽皮,一点儿也不像个大家闺秀。”

    “我才不要做什么大家闺秀,大家闺秀有什么好的,思想迂腐,行为做作,就连笑容都是假假的,活的好累。我就是我,我许诺儿才不愿意为别人而活。”许诺儿毫不在意地道。

    拿那些迂腐的老思想老教条来约束她,简直是做梦,想的也太美了。

    “对,诺儿活得最真实,也是因为你就是你,你与众不同,朕才会对你情有独钟。”纳兰启迪微笑着点了点头,一双眸子更加灼热起来。

    “我不想做你的什么妃子,我要留在墨国,这里才是我的家乡,你到底要怎么样?”许诺儿的耐心都耗没了,不由地冷冷地问道。

    “哈哈哈!不怎么样,只是带你回楼兰而已,回到楼兰,你就会喜欢上那里的,那里风景优美,人杰地灵,你会喜欢上那里的。”纳兰启迪根本就不在乎许诺儿的抗拒心理,自顾自地说着,他觉得只要将许诺儿成功带回去,许诺儿的心迟早会喜欢上他的。

    “你,你做梦,我是不会和你回楼兰的,你别做梦了。”许诺儿顿时怒了,这人根本就听不懂人话,和他说再多也不过是对牛弹琴。

    “哼,这可由不得你了,你是去不去都得去,而且不可能再回来了。”纳兰启迪无情地宣布着,他就想让许诺儿死了这条心。

    “那你就准备带着我的尸体回去吧,不然我是不会和你回楼兰的。”许诺儿一脸的决绝,十分认真地说道。

    “你,你敢!朕是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朕不想你死,你就死不成。”纳兰启迪一脸的狠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