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突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师父,你就别管了,我和他自己解决就行。”蒙濯言一脸的决绝。

    而后转向阿古斯道:“你的妻子,哈哈,太可笑了,我们西域的公主怎么就随随便便成了你的妻子了,我倒要瞧瞧你有什么资格做她的男人。”说着蒙濯言提剑刺了过来。

    “阿古斯,小心!”卓雅惊呼一声。

    因为蒙濯言的功夫可是她们西域国数一数二的了,不容小窥,但是阿古斯的功夫,她还不甚了解,所以卓雅有些担忧。

    阿古斯不慌不忙,因为还穿着喜服,所以根本就没有带兵器。

    这时墨星晨将宝剑扔给了阿古斯,一脸怒意地道:“接着,替我好好收拾这个败类!”

    “放心吧,他跑不了。”阿古斯一跃接住了宝剑,胸有成竹地道。

    很快两人便打在了一起,高手过招真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蒙濯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卓雅会选择刚认识没多久的阿古斯,原来这个人的功夫确实不错,只是为人低调,不显山不漏水而已。

    几十个回合过去了,蒙濯言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还架之功。阿古斯的动作越来越快,而且上下左右前后没有一个定数,确实令人难以招架。

    “哼!去死吧!”突然蒙濯言高喊一声,从袖子里飞出几只金钱镖,直奔阿古斯的面门,颈项和胸前打来。

    “小心暗器!”卓雅惊呼出声。

    众人都没有想到蒙濯言会无耻到用暗器的地步,大家都为阿古斯捏了一把汗。

    只见阿古斯将宝剑一竖,左右摇摆开来,顿时几只金钱镖如果落叶一般飘落在地。

    阿古斯将宝剑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那宝剑就如同一条银蛇在灵活游动。

    眼见着自己的暗器被人家几下子打落在地,蒙濯言顿时大惊失色,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虚晃一剑,转身就想逃离储物间。

    但是此时已经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哪里还有他逃脱的余地。

    “你快快束手就擒吧,为师为你说说情还有可能得到大家的谅解,你要是执迷不悟,谁也帮不上你。”师父在一旁嗟叹道。

    “师父,你就别管我了,我是不会向这些无名之辈屈服的,说着就想挥着宝剑,杀出一条血路来。

    墨星晨夺过身边一人的宝剑,挺身追了过去。

    很快与阿古斯一起把蒙濯言截住,两人左右夹击,没一会儿便将他制服,然后用绳索捆绑起来。

    一场因为羡慕嫉妒恨而引起的内战,就这样平息了,等待蒙濯言的只有严惩不殆。

    当阿古斯和卓雅回到新房时已经是天要蒙蒙亮了,阿古斯笑道:“没想到我们的新婚夜还这么的有纪念意义。以后回想起来还真是挺有趣儿呢。”

    “亏你能认为有趣儿,太惊险了,当时真怕伤到你,没想到你的功夫还真是不错,真人不漏相啊!”卓雅笑着赞扬道。

    “呵呵,还算可以,至少保护自己的妻儿已经足够了。”阿古斯笑的一脸幸福。

    客房里,墨星晨和许诺儿就没有那么幸福了。因为许诺儿身上多处擦伤,墨星晨正在细心地为她上药。

    许诺儿难得的乖巧,一声不吭地看着墨星晨,今儿她确实被吓坏了,尤其是那个男人压上来的时候,她确实惊呆了。

    “诺儿,你疼吗?疼就说,我轻点涂就是了。”墨星晨一脸担忧地道。

    “不疼,没事儿,对不起,总是给你惹麻烦。”许诺儿幽幽地道。

    “诺儿,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太大意了,才让贼人钻了空子,你没有错,而且你已经很勇敢了,做的已经很好了。”墨星晨一脸认真地安慰着许诺儿。

    许诺儿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能活着真好,能再一次与墨星晨这么四目以对即使不说话,不做什么,也觉得特别的幸福。

    “明天我们回去吧,有点想家了,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我怕,我怕我真的回不去了。”许诺儿心有余悸地道。

    “傻丫头,谁也阻止不了你会墨国的,你是墨国的人,当然要在墨国生活了。好的,明天我们就回去,让她们俩多呆几天再回去。”墨星晨点头应允道。

    第二天一大早,墨星晨和许诺儿带着四大暗卫秘密回了墨国,只有阿古斯和卓雅先留在西域,等七日后再回墨国。

    当许诺儿和墨星晨回到王府,只见范兴文和瑞王正翘首以盼等着他们。

    “你们可回来了,不好了,那个妖女失踪了。”范兴文焦急地说道。

    “失踪了,怎么可能,现在关卡她根本过不去,而且楼兰也不可能让她回去,她能去哪儿,难道也顿悟出家了不成?”墨星晨根本就不相信那样的人能够失踪。

    “那确实两天不见人影了,院子里做活的丫头婆子也未见她去哪儿。关键是她在我这儿算是明处,要是躲起来那就是暗处,更加难对付了。”范兴文一脸担忧地道。

    “嗯,那个妖女本来也按耐不住寂寞,尤其你还不理她,她怎么可能老老实实的在你的府上安心过日子,当然要出去寻找乐子去了,你应该理解人家才是。”瑞王嬉笑着道。

    “也是,她确实不像是能按捺住寂寞的人。不过怕的是她在暗处使坏,我们还找不到人,到时候纳兰启迪再反咬一口,让我们交人怎么办?”范兴文满面愁容地道。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她们向来是喜欢玩这种贼喊捉贼的把戏,想找她也不是不可能,我会让如风他们传令下去,在江湖上秘密查找纳兰倩茜就是了,只要她没回楼兰我们就能找到本人。”墨星晨点了点头道。

    “我觉得,这就是他们之前的计划,她觉得在你府上的气数已尽,是不会回来受约束的了,这次离开,肯定是事先计划好的,秘密的潜伏起来,等待何时的机会好与纳兰启迪里应外合。”许诺儿在一旁发表自己的见解。

    “其实有一个方法倒是可以试上一试,不知道能不能奏效。”范兴文突然灵机一动,笑着道。

    “你想到法子了?”睿王很是好奇地道。

    “嗯,也算是一个法子吧。我们可以这么这么办。”范兴文笑着解释道。

    “嗯,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不费什么人力,就是费点儿物力,但是也能接受。”墨星晨淡淡地道。

    “那我们分头准备好了,我和皇上说一声,不然无法昭告天下。”范兴文认真地道。

    几人说做就做,各自分头行动去了。当日皇上下了一个诏书,上面写着:“楼兰公主因受不了平常生活之乏味,故私自离家不归,按照墨国章程,理应休妻再娶,因此允许其将侧夫人即日扶正!”

    诏书顷刻之间贴遍大街小巷,人们无不议论纷纷,对这个异国来的妖女更是一丝好感也没有。

    当天晌午,范兴文的府上,聚满来庆贺的宾客们,大家早就想范大人把这个青梅竹马的侧夫人扶正了,这简直就是顺应民心了。

    范府一派祥和之气,人们都说着吉祥话儿,脸上挂着暖暖的笑容。

    “范大人,今儿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我们真是为你高兴啊。来为兄敬你一杯!”官场上的同僚都纷纷道贺。

    “谢谢各位牵挂着,这会儿确实感到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哈哈,今儿高兴,各位吃好喝好。”范兴文举杯笑着道。

    “你放心好了,我们刚才还说呢,这蛮夷就是不能与我们大墨国的文化相容,她们说话办事儿也太随便了些,听说在那边根本就没有什么礼义廉耻之说,简直是不敢想象啊!”人群中一位好信儿地透漏道。

    “可不,瞧她们穿的和没穿差不了多少,你说她们那边都是什么文化啊,哎,我们中原人很难接受她们这样放荡的女人。”其中一个老学究子,捋这三羊胡子,气呼呼地道。

    “啪啪啪!你们表演的好精彩啊,怎么本宫就离开两日,你们就去皇上那里告本宫的状是吧,想把她扶正,你就光明正大的扶正好了,用得着和我来这么一套吗?哼!我还失踪了,本宫倒是想失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难道还能土遁不成?范兴文你其实早就想把她扶正是不是,正好借此机会达成所愿,你还应该感谢我呢是吧?本宫今儿也要讨一杯喜酒喝喝,沾沾喜气儿,这要是回来再晚一点儿,恐怕就错过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了。”纳兰倩茜一进院门就瞧见这情景,不由地怒火中烧,指责着范兴文。

    本来她是不想回来了,但是看到告示,实在是压不下那口恶气,于是气呼呼地跑回来搅局。她倒要看看,她们能热闹到哪里去。

    “呦!公主您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就想好了不回来了呢,这会又回来了,这两房正夫人该如何是好啊?”范兴文故意为难地道。

    “哼!本公主才不稀罕你这个狗-屁正夫人之位,她喜欢就让给她好了。希望她长命百岁坐稳了才是。”纳兰倩茜阴笑着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