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收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这打着打着,哪成想老毒物咳嗽了一声,诈尸一般坐了起来。

    “把他们都给我处理掉,竟敢对老娘我下手,简直气死我了!”刚恢复了意识的冯老夫人竟然丝毫不知悔改,在一旁助阵。

    “你气都喘不匀呢,少喊两声吧,免得一会儿再晕过去,那时候可没人救你!”一旁被墨星晨保护的完好的许诺儿跳着脚气她。

    “哼!你之前不是痴痴傻傻的吗?怎么变了个人似的,我怀疑你是一个冒牌的,是不是看上丞相府的家产,还有福王爷的姿色和名望了,没准儿你就是一个江湖女骗子,还好意思在那诋毁我?”老夫人反唇相讥。

    “哈哈!真是笑话,我父母都没说我是冒牌的,你是哪根葱,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再说了,那条法律规定了,小时候傻,大了就不能聪明了?你们之前还都是正直的好人呢,怎么几年就变成黑心黑肝的大坏蛋了呢?”许诺儿觉得这个老东西确实不是个物儿。竟然嘲笑她之前痴痴傻傻的,如果正常亲戚应该为她变聪明了而感到欣慰才是,这个家伙可好,还希望她只是个任人欺负的傻子。

    “王爷王妃,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的弓箭手,你们找个地方躲起来,至于这个老东西先让她再睡会儿吧。”跑过来的如风不敢三七二十一,一下子又将老太太打晕,因为整个老太太说话确实不招人爱听,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安静的时候。

    此时屋子里的冯家姐弟已经被收拾的服服帖帖,都捆得结结实实扔在了窗户前挡剑。

    除了许诺儿和卓雅躲在桌在下,其余的拿着活人做肉/盾,躲在后面等待着对方箭矢放完,冲出去一举灭之。

    “外面都是些什么角色?看样子不像是山贼草寇啊?”墨星晨不由地疑惑道。

    “可不是吗,瞧着样子应该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才对,但是他们也不是官家,只不过是一个经商人家,这军队是哪儿来的?这也可以外借的,还真是长见识了。”阿古斯也觉得有些疑惑。

    “这样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太过于被动了,得想个办法冲出去。”墨星晨觉得今儿这场仗打得太憋屈,简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别冲动,再等一会儿,万一一会儿有转机呢。”阿古斯觉得外面的人之所没了动静有可能去请救兵了,不然就凭那几个侍卫的本事应该不至于这么一会都败下阵来。

    箭矢如暴雨一般透过窗棂射了进来,根本就不把冯家人当回事儿。

    “你们看好了,窗前站的可都是你们的盟友吗,你们不至于丧心病狂把他们都射死吧?”如风朝着外面喊话。

    “哼!这么没用的东西,留着也是占地方,死了就给别人腾位置,也没什么可惜的。”外面的一个黑衣人冷冷的道。

    “好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们不让我们活,你们也别想活着出去!”身受重伤的冯老二破口大骂。

    “给我射,是人就射!在我的眼里只有箭靶子,没有敌友之分!”带头的人一脸狂妄地喊道。

    “你们,你们是过河拆桥,你们告诉墨井……”冯老二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对方一箭锁喉。

    一会儿的功夫冯家的几个姐弟都成了箭靶子了,这时候只有那个晕倒的老太*然无恙。

    得留下一个活口,还有许多话要问她呢。

    “院子里的人听着,我们是朝廷的衙役,你们再不放下武器,我们就乱箭齐发,不留活口了!”外面前来支援的巡抚大人带着队伍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

    “你们别痴心妄想了,给我射!”为首的男人顿时有些慌乱神儿。

    院子里的人立即倒戈,射向院子外面,这样一来院子里的人就成了里外被夹击的角色,屋子里的人一顿飞镖,外面的人又一阵箭雨,他们腹背受敌喘不过气来。

    “机会来了,我们的飞镖没有多少,但是这些箭矢也算是敌人送来的暗器,我们再给他们扔回去,看谁扔的准,最好把那个张牙舞爪指挥的家伙干掉,别人就好收拾了。”墨星晨瞧了半天觉得机会来了。

    这会儿外面的敌人全力以赴对付巡抚带来的官兵,根本就没有精力对付他们,只要他们从后边进攻,百分之百能赢。

    因为他们认定了他们只有宝剑,只能短距离的搏杀,没有箭矢奈何不了他们。

    这会让他们瞧瞧,其实箭矢也可以这么用的,有时候飞镖没了,可以当作飞镖来用。

    “屋里的人听着,手里有飞镖的掷飞镖,没有飞镖的这些箭矢也别浪费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再给他们送回去!”墨星晨振奋人心的话一出,大家顿时精神百倍,开始了新的一轮战斗。

    “咦?后面怎么也有放箭的,不好后面有暗器,大家小心了!”为首的男人忙提醒大家。

    但是提醒也没用啊,因为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啊,前后都需要提防,怎么也顾不过来。

    一会儿的功夫,院子里的人就剩下一半儿了。

    而且还有一半是受伤的,根本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你们,你们这些废物,快点儿起来,都给老子起来,不冲出去我们都得死,你们知道吗?”此时为首的男人有些害怕了,气急败坏地怒吼着。

    “头儿,不是我们不想冲出去,是我们根本冲不出去好吗?外面的官兵十分勇猛,屋子里的又都是高手。之前是因为我们有弓箭在手,他们没有弓箭,我们占了便宜,但是现在我们有的人家也有,我们没有的人家还有,你让我们怎么冲出去啊?”一个小头头不堪这种压迫,气呼呼地为大家伸冤。

    “你,你反了是不,竟敢用这种态度和老子说话?”为首的男人提剑就要刺自己的下属。

    别的下属都不干了,气呼呼地道:“你作为统帅不但不体谅我们这些下属,还动不动就骂大家,我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太不值得了,我们要找个好的领导带领我们!我们不给你干了!”

    “你,你们都反了是不?等回去,我让王爷都杀了你们!”带头的男子自知说走了嘴,忙捂住了嘴巴。

    “我们现在就反了,看你们还能如何奈何得了我们!”顿时院内的士兵窝里反了,大家一起将矛头对准了带头的统帅。

    “你,你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以后对你们好些就是了。”带头的男子一看,情况不妙,顿时态度软了下来,立即求饶道。

    但是属下们并不领情,依旧对他群起而攻之,没一会儿的功夫,为首的男子就被属下绑了起来,送到了大门外。

    巡抚将院内的剩余的士兵劝降收服,然后带着队伍来到屋子前与墨星晨几人汇合。

    “巡抚大人来的真是时候啊,再不来我们就要成了筛子了,这群反贼真是可恶,他们背后的势力还真是不小啊,就连本王都想杀了。”墨星晨心有余悸地道。

    “王爷受惊了,这些人既然愿意投降,证明他们的统帅人品太差,不然引起公愤。”巡抚笑着道。

    “真没想到一个修防洪堤的小事儿,竟然能引出这么个大蛇出洞,还真是不枉此行啊!”墨星晨觉得自己累点儿也值了。

    “哎,此处算是我墨国最南端了吗,离都城又远,难免有些人想钻空子,这里的治安就差的多。希望以后朝廷能重视起来,不然这里的百姓可真是受苦了。”巡抚一脸担忧地道。

    “放心吧,等我回去一定与皇兄商议一下,让他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这里做县丞,以后这里再也不会有什么洪灾水患了,也不会有那么多歹人了。”墨星晨认真地道。

    “属下相信王爷说到做到,这次冯大胡子的事儿背后好像牵扯到京城一个大人物,到时候皇上也会感到有些为难就是了。”巡抚不由地说道。

    “这事儿确实的彻查,牵一发而动全身,确实是个大事儿,但是贼人不除,早晚是个祸害,为了我大墨国的长治久安,我想皇上他一定不会手软的。”墨星晨带领众人同巡抚一起回到了县衙。

    这里知县的位置空缺好几日了,新的知县来没有赶到呢,从京城过来,快也得三五天。

    冯老太太还成了冯家仅存的女眷了。这次策反不但搭上了自己的儿女和女婿,也搭上了自己的家业,现在唯一幸免的就是她的小孙子,因为才六岁,所以不用治罪,但是父母都没了,也需要人照顾啊。

    许诺儿和墨星晨决定把冯老太太留下来照顾小孙子,反正冯老太太年岁也大了,再坏也坏不了几年了。

    知府也觉得这样做甚好,不然这个小孩子让别人来抚养确实不如自己的祖母适合。

    冯老太太一听他们的决定顿时有些后悔自己识人不清,要是好好的,不与哪些人为伍,他们的冯府还在,人丁兴旺,过得也不错,现在支离破碎,家破人亡。

    如今再是后悔也无济于补了,只能盼着孙子快点儿长大撑起门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