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妃要逆袭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皇后的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xadxkf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朕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饶他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我这个老猎手。”墨星宇一脸阴鸷,他心里早就有了谱儿,只是这事儿还不能草率定下来是谁。

    “嗯,我相信陛下一定会有法子让那幕后之人现出原形的,不过臣妾就不懂了,她们为何处处针对臣妾,臣妾对她们尊敬有加,如今想想还真是有些心凉啊!”穆青青哀叹一声。

    “不要再想了,朕封你为娴妃,协理后宫,但是你现在这身子状况,可千万别累到了,不然朕可是会心疼的。”墨星宇一句话,穆青青连升几级。

    “谢主隆恩,青青知道了,会好好的保护好我们的孩子的。”穆青青轻轻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心里一阵欣喜,自己还真是争气,那些女人们,整日争斗,都没有她这一孕来的有用,一年时间连跳好几级。

    墨星宇让穆青青先休息,又叮嘱侍候她的人好生照顾着。他又折回了皇后的寝宫。

    此时的皇后已经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把孩子打发出去了,一脸平静地等待着墨星宇的到来。

    一会儿一脸冷色的墨星宇果然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何赛芳不由地心里咯噔!一下。想当初这个男人对她也没有如此在乎啊,原来他不是生性冷漠,也不是高傲疏离,而是他没把你放在心上。如今他对穆青青,那简直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不是因为对方是个活物,恐怕得打个保险柜把她放进去,然后锁好了。还得派人日夜守着。

    想想就觉得对她是莫大的侮辱,她是一国之母,是他的结发之妻,但是此时他气势汹汹地过来准备兴师问罪,看来在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是一个好人,就连疑虑都免了,心里就已经认可个八九分了?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今儿怎么有空来看臣妾两次?”皇后淡然一笑,有些自嘲地。

    “我为什么而来,你心里应该清楚才是吧?朕觉得皇后是一个明白人,所以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那熏香,皇后是不是应该知道点儿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墨星宇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

    “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那熏香有什么秘密,不过是用来让屋子里的气味怡人而已,还有别的什么作用吗?臣妾还真是不知。”何赛芳浅笑着回道。

    “朕觉得皇后娘娘最是知道了才对,这熏香里掺些麝香就会使人难以受孕,没想到皇后娘娘还真是博学多才啊,朕都没有想到哪里去。”墨星宇一脸的鄙夷,厌恶地瞪着何赛芳。

    何赛芳也不恼,仍旧笑的淡淡的,不紧不慢地道:“那熏香里掺了东西怎么就能确定是本宫掺得?是皇上瞧见了还是谁瞧见了?而且本宫也不是制熏香的工匠,皇上太抬举本宫了。”

    皇上一听,皇后说的也不无道理,那熏香里掺麝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皇后是大家闺秀,除了琴棋书画和女红,别的粗活恐怕是做不好,所以这事儿不可能是她亲力亲为。

    “那么说来皇后是不曾做过了?难道也不曾派人做过?”皇上还是半信半疑,没话找话地道。

    “那皇上大可以去查,我何赛芳虽然不受宠,但是也不至于把自己置于死地,她们受宠,我羡慕但是不嫉妒更没有恨,因为本宫明白什么是风水轮流转,即使没有她们出现,还会有其他人的出现,所以本宫早就泰然处之。”皇后面不改色心不跳,仍旧表情淡淡,不惊不气更不慌。

    瞧着皇后一脸不问世事的模样,那高傲得如大公鸡一般的身姿,让墨星宇不由地一愣,心底深处涌现出一点点的愧疚。

    但是只是一瞬间,他又恢复了清明,毕竟眼前的女人已经是半老徐娘,而那个娇滴滴的穆青青可是风华正茂,两人现在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也许你说得对,朕是应该彻查到底了,真的后宫绝对不允许有这样阴险歹毒的人存在,一经查出严惩不贷!”墨星宇半眯着狭长眼眸,恨恨地说着。

    “臣妾觉得皇上要是想彻查,那就把各个环节的人都查个遍,不然算不上是彻查,皇上怎么就能一口咬定,这些事儿就一定是后宫的主子们做的?也保不准是那个主子授意奴才干的,而且奴才里人才济济,恐怕这点儿事儿更是难不倒他们,但是主子们娇生惯养的,没有几个真的会干活的,这事儿总不能大张旗鼓,自己个不会做,然后去问这个问那个吧?”何赛芳一脸的不屑,这还真是关心则乱呢,平日里思维缜密的皇上,如今只要事情涉及到了穆青青,也会像个毛头小子一般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也许这就是真爱吧,还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听皇后这么一说,他顿时也觉得很有道理,这事儿确实不应该是主子们做的,但是一定是主子授意的,不然那个奴才也不至于做这种卖力不讨好甚至会把自己搭进去的事。

    墨星宇起身冷冷一哼,拂袖而去。何赛芳此时气的直哆嗦,皇上在这儿,她是不会表现出自己伤心懦弱的一面的,但是他离开了,她也没有必要苦撑着了。

    宫女小熙忙走过来安慰皇后,“娘娘,你别生气,也许皇上他是一时糊涂,等他查明白的时候,就会给你一个清白了。在这后宫里,每天不都是这样吗?您是过来人,更应该知道不恼不气才行。”

    “谢谢你小熙,都怪本宫无能,之前是被这些老人欺负,如今新来的爷欺负到本宫的头上来了。看来本宫还真是不适合待在这后宫里。”皇后哀叹一声。

    “皇后娘娘您要想开了才行,她们再和您斗,她们也不过是小妾,您才是皇上的结发妻子,您根本就不用理她们。”小熙诚挚地道。

    “以前本宫还能自欺欺人这么想想,可是如今本宫再也不会这么想了,本宫还不如一个刚进门没几天的贵人,人家都可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但是本宫却要时刻看着皇上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活着,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本宫想要的,本宫想要的生活早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两个孩儿已经长大了,本宫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所以本宫也该离开这个伤心地了,本宫会把孩子托付给太后帮忙照料。”皇后一脸哀伤地道。

    “主子,您,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这里是您的家啊,您离开这里还能去哪里呢?”小熙不由地泪如雨下。

    “傻丫头,以前这里是本宫的家,本宫天真的以为有他的地方就有家,但是现在本宫不那么想了,有他却没有爱的地方也不能称之为家,只有有他还有爱的地方才是家。”皇后幽幽怨怨,往事一幕幕不由地浮上心头。

    “那小熙也和娘娘一起出宫,离开这个吃人不吐过头的地方。小熙会刺绣,我们可以自食其力。”小熙一脸认真地道。

    “嗯,我会和皇上道别的,既然他已经有我没我一个样,我更不应该死皮赖脸留下来。”皇后心意已决。

    下午,皇后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太后和皇叔的别院。太后看见孙子和孙女很是开心。

    “母后,赛芳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母后能够答应赛芳。”何赛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着道。

    “赛芳,你这是何故,有话起来说就是。”太后一愣,忙将去扶皇后。

    “母后您先听我说,您答应了,赛芳才敢起来。”皇后执意道,

    “说吧孩子,我们婆媳之间向来相处的十分融洽,和母女没有什么区别,你有话就跟哀家说就是了,哀家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的。”太后隐隐觉察到了什么,但是当婆婆的也不好明说。

    “母后,赛芳打算离开皇宫,不再回来,两个孩子虽然已经不小了,但是还是需要您来帮我照顾,不然在宫里我绝对放心不下。赛芳如果再待在宫中早晚得被人陷害致死,而且赛芳也觉得再待下去自己的时日将不多矣。”何赛芳倒是不隐瞒,实话实说道。

    “孩子,母后能理解你现在的苦衷,你去吧,母后支持你,这两个孙儿,母后替你抚养成人就是了,你有时间就过来瞧瞧他们,不然他们会很想念母亲的。”太后心酸地道。“嗯,赛芳会的,会回来看两个孩子和母后的,多谢母后成全,赛芳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母后的大恩大德。”何赛芳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

    “母后,你你不能扔下我和妹妹不管,你要常回来看我们啊!”孩子特别懂事,都支持母后离开皇宫,离开父皇,他们知道母后在这里很不快乐,每天以泪洗面,时不时的还得招架那些女人们的阴险手段,母后是个不爱争抢的人,现在已经算是极限了。他们希望幕后能够找回自我,能够快乐地生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线上赌博排名